躁動的選戰 (不能)消失的公民

周四黃昏,深水埗某大型商場內,民氣沸騰。七時正,特首候選人曾俊華抵達商場中庭,我身邊不少守候多時的群眾如見華仔,情緒爆燈——有些粉絲失控尖叫(「曾特首」「一號加油」),有的蜂擁而上,爭取握手、自拍、朝聖。場面之墟冚,十足十當紅韓星旋風襲港出席商場騷。毫無疑問,這叫「民情洶湧」。

曾俊華逗留大半小時後離開,商場稍為平靜,但民氣未散。不少平民繼續排隊,為的是走近幾部曾營設置的扭蛋機,領取「信任」、「希望」等精美襟章,集齊一套,令夢想成真。望着長長的人龍,我不期然想起,五年前特首選舉亦曾出現類似場面。

二○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港大民研舉辦「民間全民投票計劃」,起初設置網上投票系統,及後因系統遭黑客攻擊,改以實體票站及人手投票。於是,部分票站全日大排長龍,至深夜仍有大批民眾聚集。之所以徹夜排隊,大家為的當然不止「投票」,更要表態。投票結果揭盅,共有超過二十二萬人參與,當中55%都是旨在表明對小圈子選舉不滿的白票。事後回望,這當然是徒勞無功,但當年確有不少港人(包括我)真心相信自己的「一票」,可以左右選委最終決定,從而改變選戰結局。

俱往矣。周五早上,公民聯合行動籌辦的「特首選舉民間投票」召開記者會,席上戴耀廷皺起眉頭,指出最新投票數字(當時不足四萬二千)「離原先想達到的目標(一百萬人投票)相差好遠」,唯有鄭重鼓勵全港市民周末把握最後機會,投票表態。

由五年前大排長龍到今天的全民冷對,中間究竟發生什麼事?記者會上戴耀廷提出眾多原因——Telegram太難用、民主黨公民黨已歸邊,但最主要的恐怕還是以下一個:許多民眾不再相信自己的力量足以改變結果。毫無疑問,這是五年前後,香港之「民」最大的轉變。

某程度上,你可以說香港「民眾」沒有變。從深水埗商場的墟冚可見,不少庶民衣著依然市井,相貌依然平凡,情緒和言語依然大鳴大放。他們善於叫囂,鍾情趁墟,對於「鋤強扶弱」和「追捧明星」更有種說不清的情意結。這是香港民眾積聚多年的集體性格——遠在九七之前,香港人崇拜司徒華,捧紅民主派,靠的都是這種沸騰的民氣。那時候,民眾喜歡抬頭仰望政治明星,更深切相信這些人民代議士,可以為廣大百姓爭取美好社會。

○三年 我們相信自己力量

直至○三年,「公民」逐漸在民眾之中誕生。那年七一,五十萬人上街,訴求既有反對廿三條立法,還有喊得更響亮的「還政於民」。這四個大字,正正刻劃平民的自我期許:從此以後,在為「民」之先我們不忘為「公」,因此我們不再是仰望神明的烏合之眾,更是相信自己力量的公民社會一分子;公民可以遊行集會,可以論政組黨,更可以夥同媒體,撩撥輿情。亦由那時起,民間組織左右大局,素人政客走上舞台,大狀組成(據說會聽民意的)「公民黨」,群眾運動變成港人習慣……○三年因此成為不少學者眼中的香港公民社會元年。

一二年三月的全民投票是公民浪潮一個頂峰。幾個月後,十萬人齊集「公民廣場」,包圍政府,反對國教;一四年六月,七十八萬人參與港大民研及佔領中環舉辦的「民間全民投票」,投選心目中的政改方案;一四年九月,雨傘運動展開,數十萬人示範公民抗命,反對人大八三一方案……凡此種種,都是香港人介入社會政治的證明。作為公民,我們始終深信自己的親身付出,無論是遊行時的汗水、排隊花的時間,抑或被檢控的危機,能推動社會制度的改革,甚至換來民主。

而今非昔比。近年香港公民的力量一點一滴流逝,岌岌可危——以過去兩個月的特首選戰為例,縱然今次不像上屆那般花生遍地、黑材料亂舞,但在媒體努力點撥下,氣氛依然躁動。在網上世界,香港民眾發揮看家本領,朗誦金句(「幫我熄佢支咪」),落力叫囂(「你?票!」),更不忘用嬲嬲與飛劍攻打林鄭辦公室(專頁),以讚好與眾籌支持薯片。

今非昔比 感覺無力

但與此同時,在現實世界,「公民」毫無動靜,銷聲匿迹。上星期,有平民自發舉辦「不要林鄭」遊行,結果只有一百人參與;今個星期,由多個民間團體組成的「公民聯合行動」舉行全民投票,反應遠遜預期。經過雨傘運動的失敗告終、梁振英五年管治,愈來愈多香港人感覺無力,於是不再相信自己的力量能夠動搖制度,不再視爭取民主為做人目標;於是自願由「公民」變回「民眾」,將改變社會的希望及重任,轉送候選人之手,努力充當粉絲,搖旗吶喊,並以「民意」追擊「不聽話」的泛民選委。

這種公民社會的崩解、集體民氣的轉向,我其實理解。作為公民,由五年前的全民投票開始,一次次公民參與,換來的只是一次次失望。直至今天,除了小部分人堅持蠻勁,其餘大眾早已認定遊行無用、集會費時、「投票」會被DQ,因此未來五年大家只求善治、明君和扭蛋,集齊一套就夢想成真。

但我期望這僅是一時的讓步,而非永遠的退縮;香港公民不是從此消失,而是像《少林足球》眾師兄弟一樣,有「返番嚟」的時候。原因很簡單——假若局勢無大變化而林鄭最終當選,未來五年香港人要對抗赤化、抵擋西環,靠的始終不是近月旋風式盡攬民意的曾俊華,而是本已發展成熟的公民社會,以及一個個願意付出自己力量的公民。

旋風會消逝,公民不能消失。

(編按:特首選舉候選人還有3號胡國興)

文﹕阿果

編輯﹕曾祥泰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年3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