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分危機

書展了,朋友出新書,邀請寫序,每次完事交稿,總欠寫幾粒字。朋友來郵叫我補上︰「你想用甚麼名銜?如何稱呼你?」

嗯,我是誰?很深奧的問題,通常不懂回答。

現代社會,不知為何,人的身分總是由職業界定,或以團體職銜作稱謂。在這個人人兼職「撈散」的年代,沒有全職工作,不依附於某企業的人,如何稱呼自己,若細心思量,大概會陷入身分危機。

叫「資深傳媒人」嗎,是否「資深」,應由別人評價,年紀大,一個位置坐得久,不一定「資深」;不加「資深」二字嗎,編輯不喜歡,像失去號召力。好些書本的序篇,一列排開,浩浩蕩蕩的「序人」名字,全部冠以「資深乜乜」、「知名物物」、「乜乜達人」的名銜,才知香港名人眾多,旺角西洋菜街一樽鏹水倒下來,應該會濺中幾個。

叫自己做「前」什麼公司的誰誰誰?昔日的光環,不應再抽水;叫自己做什麼機構的兼職乜乜乜?小小打雜一名,不應叨光。曾在名銜中稱呼自己是「行山的人」、「寫字的人」,換來編輯哈哈兩聲,不收貨,重作。

本人其實有一個全職身分,名為「學生」,具體來說,叫「研究生」(請用周星馳語調)。六年光陰,論文收筆、身分轉變之際,正思考球賽下半場如何打下去,就收到《明報》編輯的邀請。我信緣分,以後就在此版一角,寫寫字。

往日寫新聞做專題,常警醒自己,任何內容,都要滿足一個最基本的準則:不要浪費讀者觀眾的寶貴時間。此欄亦如是,希望做得到。

原文載於201675《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