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重生?——立會選舉前後的啟示

傘運後的首場立會大選,終於曲終人散,但港人仍是一刻不得閒,因為接下來的「BOSS戰」將直接反映中央、政府的治港方針。為此,各方都引頸以待,看看迎接的是天堂的橄欖枝,還是地獄的熱油鍋。但這一切都是後話,筆者認為總結和分析是次選舉更是重要。觀乎選舉結果,議會依舊由建制派把持,但非建制議席有所增長,部分市民為之欣喜若狂。對此,筆者認為居安必先思危,畢竟是次選舉雖是重生的契機,但亦是輪迴的再來,且危機暗伏,輕忽不得。

第一,「道德潔癖」實為港人一大病癥。一直以來,香港人都被嘲諷患了「政治潔癖」,不獨政治冷感,更是反感之至。但觀乎選舉前後的表現,筆者認為港人的「政治潔癖」稍癒,但「道德潔癖」卻是嚴重不已。選舉之前,梁天琦忍辱負重,簽約書、「棄港獨」,但消息一出,大眾群起而攻,責其利令智昏、斥其無腰無骨。加上,五子棄選,集中票源,貢獻己力,但竟有人指其背棄政治倫理,反對配票策略。上言雖多出自建制之口,但非建制選民亦時有落井下石之言。

誠然,議員為民喉舌,言行都舉足輕重,受人注視。但若以「完美」作最低標準,這只會強人所難。加上,選舉是一場政治戰爭,尤其是次選舉意義格外重大,若過份執著細節、忽略大局,這只是本末倒置,難成大器。君不見宋襄公的「仁義之師」兵敗如山倒,身死軍亡?君不忘英年地宮惹得全城起哄,口誅筆伐,必欲置之死地。正因如此,狼英得受祝福,君臨香港,這正是「道德潔癖」的問題。在此,筆者無意貶抑道德對政治的必要,而是藉以提醒港人,「道德潔癖」易為敵所乘,終誤己誤人。政治不能不講道德,只講謀略,但謀略卻是必需的。

第二,功能組別的攻防尤為重要。一直以來(包括以後四年),中央及港府因建制把持議會及功能組別的有效護航,故有恃無恐地獨行其是。但觀乎是次冠絕歷屆的投票率已充分顯視港人求變的急切,而非建制直選取席過半,更反映港人對中央及港府的不滿。在如此濃厚的民意氛圍下,攻取功能組別自非妄想。加上,建制內部矛盾重重,中央對商界的掌控更是江河日下,功能組別再非鐵板一塊,無席可圖。港人若想重掌議會,還政於民,劍指功能組別已是不可逃避的議題。

但正如上言,港人的潔癖問題頗重。部份港人在政治潔癖的影響下,認為參選功能組別將影響飯碗、生計;在道德潔癖驅使下,亦怕予人投機取巧的形象,及承受被指間接承認功能組別的壓力,致使出選乏人,無力回天。加上,中央及港府是絕不可能廢除功能組別這最後防線,勉強攻堅只會曠日費時,加劇內耗而已。既然如此,何不乘勢而起、和光同塵呢?唯有直視和面對危與機,才能成就更長久的將來。「成也功能,敗也功能」正是勝利女神向香港發出的微笑。

第三,是次選舉結果表面是順天應人,實際卻是禍福難料。先不論功能組別的一如預料,非建制在直選中的亮麗成績,確為港人打上一支強心針。誠然,隨着泛民完成世代交替及本土派的異軍突起,求變、改革的聲音將於議會內震耳欲聾,中央及港府自然不能充耳不聞。再者,非建制的議員背景相對多元,不獨能廣納民意、抗爭手段亦更見多元,致令建制疲於奔命。加上,有建制人士亦指出,隨着非建制的組織大增,拉票、箍票的難度亦相應提高,增加護航的難度。對此,筆者雖表認同,但更擔心背後的危機。

所謂「福兮禍所倚,禍兮福所伏」,港人必須小心光明的背後,黑暗或已待機而發。非建制來源多元,雖能為議會帶來衝擊,但同時亦反映了議會正面臨「碎片化」的危機。眾所周知,本土派與泛民雖屬同一政治光譜,並同以建制為敵,但基於世代不同,行事、發言的協調已是甚難。再加上,立場有異更促使兩黨人時有爭論,各不相讓,陽結陰散更是公開的秘密。此外,議員素人大增,他們大多未經歷練,經驗不足,心志取向尚待印證。而且,這批素人來源不一,議會上亦見無援。在孤立的壓力和團隊的制約,此消彼長下,對其心志的考驗更是不足為外人道,而建制藉此乘虛而入,攏絡、離間亦是不無可能。

總結而言,是次選舉雖為香港帶來一絲光明,但陰霾仍在,令人放鬆不得。而且,外敵侵凌難比禍起蕭牆,港人若只貪圖一時勝利,忘記昔日教訓,只會再次與民主、自由擦身而過,甚至永不相遇。在此,筆者寄語港人,阿爺配票雖見挫折,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唯有港人團結方能擺脫「輪迴」,迎接「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