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墨者黑

平機會主席陳章明未上任已叫人搖頭,他把同志誤作老同(癮君子),更以為已有法例保障性小眾權利,貽笑大方。

但最叫人震驚的,是他的的作風十分「梁振英」。他被踢爆出任嶺南大學教授期間「秘撈」,替「博士工廠」國力書院代理的一間菲律賓大學出任論文導師,但對有否申報、是否收錢等問題「大話冚大話」,到證據確鑿無法抵賴時,最初聲稱自己交代過了不再回應,似不似梁振英處理自己僭建和五千萬澳洲巨款的作風?

這幾年來,法定機構紛紛由梁粉進駐,結果公信力瀕臨破產,再發揮不了監察和制衡政府的功能。兩年前,梁粉羅康瑞鬥垮了還有一年任期的機管局主席張建東,之後再跟貿發局主席蘇澤光互換位置。結果是,機管局不惜為梁振英千金的「特權行李」護駕,遭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高調反駁。

也是兩年前,梁振英一改監警會主席「由資深大律師出任」及「由委員升任」的兩項傳統,委任曾當廣西政協的郭琳廣統領監警會。結果呢?郭琳廣減少派員到大型群眾集會執法現場觀察警察執法,要求委員「自願」交代有否向傳媒泄露朱經緯案,還將開明派的監警會秘書長朱敏健「被退休」。

法定機構的人事任命一向操於特首一人之手,本來是委任社會賢達或界別精英來率領,偏偏我們遇上最漠視制度的梁振英,肆無忌憚以自己友鬥垮舊制度和舊人脈,將法定機構變成「梁粉俱樂部」。

這些法定機構有些掌握大量資產如市建局,有些負責監察政府如監警會,如今卻因為由梁粉把持而失信於港人。如今再出一個大話連篇的平機會主席,明明公眾質疑他的誠信,他卻為「記憶模糊」道歉,以為承認了小事,大罪則可免。

有人要求陳章明辭職,但說到底委任他的人才是問題根源。梁振英上任以來,肆意破壞原來價值和制度以赤化香港;用人唯親而非量才起用;終日超然自居弄權濫權;撕裂社會但求自保;誠信破產民心盡失。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一個這樣如墨般黑的九流特首,願近他者,大都非黑莫屬。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