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學有何可怕?

大學生壓力爆煲,多少與學制和成年人的期望有關。

先說學制。大學總有些學科特別矜貴難入,學業壓力也就越大。以醫科為例,香港醫科生一入大學就是醫科生,十八歲就背負「準醫生」的沉重壓力。做醫生是個責任和壓力都很大的行業。病人生命在你手,責任大不大?面對排山倒海的病症,斷症、開藥、開刀,一步都不能出錯,壓力大不大?十八歲其實很年輕,醫科生是不是真的有行醫的決心和能耐,未必人人在十八歲時便肯定。

在歐美地區,不少國家都沒有「十八歲當醫科freshmen」這回事。要當醫生,先要讀個生物、化學或生化之類本科學位,才能投考醫學院,屆時已經22歲,心智肯定要比18歲的高中畢業生成熟;經過幾年大學洗禮而肯繼續讀醫,屆時的決心也肯定要比18歲的高中畢業生堅定,對學習壓力的承受能力也要比18歲的高中畢業生強。

讀到這裡,看倌大概會說:讀不來、受不了、選錯科,大不了便退學、轉系、轉校呀!這就把話題帶到山地媽想說的第二件事:成年人對大學生的期望。試想像,學生哥好不容易考入大學,甚至是爭崩頭的名校、神科,讀了一年半載發現不對路而想退學,父母會怎樣說?旁人會怎樣看?

十之八九父母大概會覺得退學很無面子、很可惜、浪費學費,並且認為既然已經考入了就應該完成學位…… 總之有十萬九千七個理由要子女別退學,而子女為甚麼要退學,父母未必真正關心。退學可以是為了考入更心儀的科系,退學可以是為了投身更熱愛的行業,退學可以是為了追求更遠大的理想。考過會考的香港人大多讀過《驀然回首》,沒有棄理從文、沒有退學轉校,文壇又何來大文豪白先勇?如果Steve Jobs、Bill Gates和Mark Zuckerberg當年沒有退學,今天就未必有Apple、Windows和Facebook。

山地媽讀大學時為了一份功課,要找quit U大學生個案。出盡奶力人搭人,打了不知幾多個電話、send了不知幾多個ICQ message,結果只找到兩個quit U學生肯出來談談,其中一人還不知何故突然不想提起quit U之事所以放飛機,那份功課當然是做不成。

去年東方日報引用教資會有關大專生退學數字,報導標題為「大專生退學年嘥3億公帑」,訪問立會議員葉建源,他說:「當局應了解學生是否因學業水平跟不上,或因經濟問題未能升學,研究如何改善情況,確保公帑用得其所。」面對大學生退學,社會不是關心學生是否入錯系讀錯科,而是標籤學生為成績跟不上的廢青、批評學生退學是浪費公帑、要求當局確保公帑用得其所。那不是窮得只剩下錢是甚麼?

簡單一句,香港父母以至社會都普遍認為退學是很不光采的事。轉系呢?由「低」轉「高」(例如轉往醫學院)就誇啦啦,由「高」轉「低」(例如由醫學院轉往別系)就幾乎跟退學一樣不光采,因為父母不能再囂張地晒命:「我個仔讀Kong U Medic」。

山地媽當年大鄉里出國去德國留學,驚覺當地大學生退學是很平常的事。高中生並不完全明白大學為何物,考進了,讀不來、不喜歡,因了解而分開,退學去找海闊天空,並非甚麼「陀衰家」、「嘥公帑」的事。(須知在德國大學生是獲政府全額資助,只需支付微薄的堂費。)

考入大學卻沒有完成學業的名人有一大籮:Anne Hathaway、Oprah Winfrey、Ellen DeGeneres、Lady Gaga…… Brad Pitt甚至是在密蘇里大學新聞系讀到還有兩星期便畢業才跳船,搬去洛杉磯學演戲。我不是說大學生退學一定就會做出驚天動地的成就,只是學生決定退學時,家人應先聽清楚原委才勸阻也未遲。「有始有終」、「不半途而廢」是父母從小教導的美德,但忠於自己志趣也是勇敢的表現。

最後寄語學生哥:外面世界很大,讀書不成,還有大把世界等住你。學習應該帶來滿足感,而不是令人讀到精神衰弱、情緒不穩。如果找不到出路,不要勉強或做傻事,記得找人幫手。退學不是世界末日,也不是懦弱的表現,退學可以是忠於自己的決定。留得青山在,哪怕無柴燒?

【廣告時間:山地媽處女作《豉油西餐的回憶》有幸名列「香港閱讀城十本好讀選舉」候選名單,現正接受公眾試閱及投票,請各位多多支持!】

山地媽 facebook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