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可惡的特權

梁振英和妻女的「行李門事件」引發「第一家庭」有沒有使用特權和施壓的爭議,內地網民亦對事件議論紛紛。

慣於特權的一方說:「這等小事何須一把手親自過問,找個秘書就搞定了」、「沒有特權叫什麼特首?」、「在大陸這還叫事兒?上了飛機想起來忘了東西都能把飛機停下來」、「內地一個省委書記,航班都能為等他晚點(延誤)」、「堂堂一個省長(特首)居然這麼低三下四」。

質疑特權的一方指:「道相同,可相為謀」、「愈來愈有大陸官員風範了,真是可喜可賀呀」、「港人有血性,放在大陸,官員行使特權,哪個奴才敢發聲?」、「梁政委(特首),公布錄像」、「香港本來還是一片淨土,現在也慢慢被腐朽了」。

在內地,民眾雖感討厭,但對官員、富人行使特權可謂見慣不怪。例如內地各大航空公司都有所謂的「航班特供」,對省部級、正軍級高官等VIP(很可能包括其家屬)提供特別照顧的特供服務。服務範圍包括優先保證機票、座位,優先辦理登記和上機手續,整個過程都有值班領導親自迎送。而為了確保「特事特辦」,航空公司在接受要人訂座時,會清楚了解他們的職務、級別和所需要的特殊服務,以免得失要人。

除了坐得舒適,還要食得「招積」。航空公司會根據重要旅客的特別要求,配備保證「新鮮、美味、可口」的餐飲和供應品,絕不吃一般旅客所吃慣的苦頭。

此外,要人的「等」,肯定不會寂寞到夜深。他們在貴賓室候機時,高官領導會有一套專用茶具,他們愛喝什麼茶葉、愛配什麼小點如鳳梨酥、牛肉乾等全都一一被記下來。細節關懷應有盡有,每次皆享熱情款待。

除了這些門面招待,更重要的是高官的寶貴時間不會被浪費,通常會人等他多於他等人。例如首長們要務繁忙,遲了到機場,累延誤航班一整機人等候也是人之常情。機長這時會託辭向乘客解釋,只是由於實施臨時空管所以晚點,不便之處,敬請原諒。廣州《羊城晚報》曾引述內地空管人員透露,有些航班延誤是因為高官巨賈乘坐的飛機插隊而造成的,平民飛機因而要靠邊站,等了又等,讓高官的飛機先起飛,航班左等右等左插右插自然令整體誤點時間延長。

慣了特權的人,有時自己行使了特權可能也不自知。2013年5月,有武警就曾經因為要幫領導買免稅煙而要求航班「等埋首長」。話說當時一班由貴陽飛往香港的香港航空航班,航機起飛前,一名身穿制服的女武警對空姐說「讓飛機等一下起飛」,理由是她和領導要買免稅煙。結果空姐企硬,斷言拒絕了這無理要求。這名武警可能慣了在內地「也文也武」,對內地航班經常多多要求、指指點點;這次換了香港航班於是照辦煮碗,誰知香港慣了講法治和制度,令特權碰了一鼻子灰。

特權意識 萬萬不能滋長

已故領導人鄧小平曾經說過:「一些幹部利用職權,非法安排家屬親友進城、就業、提幹等現象還很不少」,「有些高級幹部不僅自己搞特殊化,而且影響到自己的親屬和子女,把他們都帶壞了。有少數同志在本單位、在其他地方,反映都不大好,很多是由於子女幹了壞事,家長背了黑鍋」。

特權意識在內地愈來愈受抵制,在香港萬萬不能滋長。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4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