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是一幅很美的圖畫

本民前的梁天琦和社民連的吳文遠因為「反獨確認書」向高等法院提司法覆核,代表他們的,是民主黨的創黨主席李柱銘資深大律師(註一)。

本民前,社民連,民主黨。多麼奇怪的組合。平日彷似水火不容的政黨,今天為了守護香港人的選舉和被選舉權走在一起。這真是一幅很美的圖畫。

原來我們還有很多共同之處

由九七前的「民主派」,到後來光譜漸闊但仍能互相合作的「泛民主派」,到最近似乎再找不到任何正面共通之處的「非建制派」,我們似乎愈走愈遠。不止是愈走愈遠,我們甚至似乎只能對彼此恥笑怒罵:你說我是「大中華膠」,我就說你只是不懂「和理非」和「對話」的衝動廢青。一方每年高呼「建設民主中國」,另一方則嚷著要香港獨立建國。

一時間,我們以為我們再找不到彼此的共同之處。但原來還是有的。在守護香港、守護香港人的基本權利,和守護包括法治的文明社會規矩上,我們的立場還是一致的。今次的司法覆核就是最好的例子。

原來我們不必黨同伐異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們相信了某些人的煽惑,認為若我們的主張不盡相同,我們就必須互相廝殺,「先安內,後攘外」。但原來我們從不必如此,我們從不必黨同伐異。在守護香港和對抗來自北方的威脅時,來自不同的歷史處境和帶著不同的從政經驗的我們,必然會有不同的主張。但只要我們相信,我們彼此的意見雖然不同,但背後仍是希望為香港找到出路的真誠,再加一點相信自己所堅信的也可能被證明是錯的謙虛,我們就可以互相尊重,甚至在關鍵時刻互相合作。

雖然我們不黨同伐異,但這並不代表要對不同的人唯唯諾諾。我們可以激烈的辯論,但不必作誅心的攻擊和批評(註二)。「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雖然各自努力的方法和路線不同,但我們仍然是兄弟。

結語:有些人希望我們廝殺,但我們從不必踏進圈套

有些人從政是因為滿腔的理想和熱誠,但也有些人只有計算和機心,希望可以在政治取得金錢和權力。由於不是真的關心社會大眾,後者每每對那些威脅我們基本權利和生活方式最大的人置之不理,卻瘋狂地狙擊在政治光譜上和他們最接近的人:因為政治光譜上最接近的人,也是和他們票源最接近的人,所以同時也是他們最大的競爭對手。他們必欲除之而後快。

本來我們以為他們只是激烈熱情地擁抱自己所相信的立場。但當我們看見他們可以在那邊廂聲嘶力竭地宣揚某個立場,對稍與他們不同的人狠狠撻伐,但另一邊廂卻在政權面前馴如綿羊,簽署政權要求簽署的確認書,放棄政權不想他們宣揚的立場,甚至還好意思說他們只是在(守法地)進行公民抗命時,我們就知道,一切的慷慨激昂,或許只是精心的政治計算和化妝的一部分。

這種精心的政治計算當然包括挑動本來可以殊途同歸的人的互相廝殺,因為這能令他們漁翁得利。但我們真的要一而再再而三地上當,任由這些看似義正詞嚴但卻包藏禍心的小人擺布嗎?

當我看著高等法院前本民前、社民連和民主黨的三位勇士,我就知道,我們從來不必,也不會如此。

註一:帶領 (leading) 潘熙資深大律師和黃宇逸大律師

註二:譬如說「反獨確認書」是泛民和政府的陰謀。我真不知道這個說法的邏輯在那裏。

作者 Facebook

(評台編按: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及副主席陳德章日前分別入稟高院提出司法覆核,要求法庭推翻選管會規定參選人須簽署「確認書」的決定,並宣布選舉主任在決定提名是否有效時,無權查詢參選人是否真誠簽署擁護《基本法》的聲明。案件於2016年7月27聆訊,高院拒緊急處理,拒絕在2016年7月29日前作出裁決。)

(其他已報名出選新界東的名單,包括林卓廷、容海恩、方國珊、李梓敬、葛珮帆、張超雄、范國威、陳克勤、侯志強、鄧家彪、楊岳橋、梁國雄、陳志全、麥嘉晉、李偲嫣、廖添誠、陳云根、陳玉娥、黃琛喻及鄭家富。

其他已報名出選九龍西的名單,包括譚國僑、梁美芬、狄志遠、游蕙禎、黃碧雲、劉小麗、蔣麗芸、李泳漢、朱韶洪、毛孟靜、黃毓民、何志光、關新偉及林依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