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成香港亂局的中國歷史因素

環顧歷任行政長官,皆缺乏政治家領導才能。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曾言中央不想香港有政治家,擔心尾大不掉,過往政治學者多講述港英時期沒有培養相關人才,故本文不作多言,只會嘗試剖析內裡中國歷史原因。

翻開中國政治史,其實是一部猜疑史,只要讀過當中政治鬥爭,再身在其位,妄想被害指數會幾何級上升。已故史家黃仁宇在其名著《萬曆十五年》曾言,中國政治,不需要你有造反的證據,只要你有造反的「實力」,便會搞你。以下,從史例觀其原因。

首先,翻看歷朝地方官制演變,皆由中央政府派員監察地方,俗語謂:「不怕官,最怕管」,監察者「約定俗成」,取得實權後,鵲巢鳩佔,後來中央將其品位提升,名實相符。從地方需要監察,可見對彼等普遍不信任。但這也怪不得皇帝,歷朝確實有不少地方割據史實。

中央政府,自秦設宰相,君相兩權屢相爭,互相制衡。明太祖怕大權旁落,索性廢相,自行處理大部分政事,可見猜疑心理。當然,歷史不乏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位極人臣的權相,甚至於取皇帝而代之。

到兵制,承接上面地方政事,不時有軍閥割據,每朝皆懷疑武將,不少開國時,確立兵將分離制度。宋代有禁廂兵換防,強榦弱枝。明代有五軍都督府,明初又有分封。至戰事吃緊,才逼不得已換制度,但總是經若干年後,又回復兵將不相知。每朝都既要武人打仗,又要不信任將領。然而,的而且確,歷朝不乏兵變,中國素重歷史,各政府設官署主修,以史為鑑,毫不希奇。

中國過千年家天下,皇位繼承,屢起禍亂,即使至親,兒子弒父,兄弟鬩牆,散佈每本正史。回到今天,豪門爭產,屢次見報。連至親也不信任的民族,信任外人,是天方夜譚。

毛澤東名義上是社會主義者,實際上,他博覽群書,尤以古籍為甚,所用權謀詭計,皆出自史冊,具體表現在歷次政治鬥爭之中。

用行為判斷中共的猜疑本質,可從建政後,把所有非政府組織取締,NGO 變成 IGO(indirect-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政府間接控制組織,以防民間出現勢力,將其反噬,影響統治。

其他方面,把所有外國機構,包括傳教士,驅逐出境。就我所知,全世界也沒有拒絕德蘭修女在其地方建立慈善機構,唯獨是偉大的中國拒絕了。

上面畏組織甚於虎政策,令中國社會問題,因缺乏非政府組織而不堪入目,共產黨當然知道,但在他們眼中,保持統治權力,大於一切。

民間方面,從可口可樂進入大陸市場各風波可以見到防民如賊的妄想被害病徵,如陳雲批示的「只許賣給外國人」,有人指中糧輸入,是「賣國主義」、「洋奴哲學」、「引進美國生活方式」、「打擊民族工業」在吾等受西方教育的香港人來說,喝口汽水,怎麼可能聯想到這麼多東西來?美國人當時就有同樣的不解。但對不起,在妄想症患者眼中,就是杯弓蛇影,每個動作都想到有威脅性。連土生土長人民飲汽水,也聯想到政治,極端不信任,何況我們經過百年英治,天天呼吸自由空氣,1%信任也太多。

看看我們行政主導體系下,有全球最古怪的法律,特首不能有政黨身分,令行政立法關係,因歷屆首長在議會沒有堅定一票,全個立法會也是反對派,施政舉步維艱。曾有不少人,如時事評論員李鵬飛指應該廢除這怪法,但一直風吹不倒至今。

在共產黨眼中,能力其次,最重要是控制到,但有能者必要條件是獨立思考力,無人可信下,便出現了鍾樹根等識字文盲議員,民間有愛字頭這些「語出驚人」團體領袖。

基本上,共產黨絕對知道問題所在,但也沒有想過解決,因為他們只求管治,「良好」與否,不在考慮之列,失去政權才是大問題。另一個因素,相信是缺乏法治,只相信權勢兩力。香港制度不會影響到中國變成民主,反之,只有我們一天比一天壞,自顧不暇。

文:羅永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