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柴靜都不上班 自媒體革命還會遠嗎?

{世紀版編按:早前曾引起廣泛關注的紀錄片《穹頂之下》,由前中視記者柴靜策劃、採訪,掀起兩岸關注「自媒體」的崛起。最近在內地火紅起來的自媒體參與者許驥,他主持的節目,粉絲成千上萬,成為他在寫作以外的發展方向。今天,許驥撰文談談自媒體到底是什麼,有何吸引,並鼓勵年輕人以此「創業」。先從柴靜談起……}

「你們說要爭自由,自由是針對外面束縛而言的,獨立是你們自己的事,給你自由而不獨立,仍是奴隸。獨立不需要盲從,不受欺騙,不依賴門戶,不依賴別人,這就是獨立精神。」據說,這是胡適先生1946年在北京大學一次演講中說的話,內地調查記者柴靜將其摘錄到自己的著作《看見》中。

這其實並不是新鮮的話題,歷史上無數過來人都告訴我們,只有獨立的人才配享有自由。不獨立,卻要自由,這自由不是你的,是別人的恩賜,是假的。譬如一個人要上班,你如果遲到,老闆就扣你人工,那麼你就沒有睡懶覺的自由,就這麼簡單。所以,真正想要自由,必須能夠先在經濟上獲得獨立。

 內地創作者的「獨活」

我們正處在互聯網時代──聽上去老生常談,但是生活在香港的我們,實際上並沒有真切感受到互聯網的巨大力量──年輕人利用互聯網,多數還是娛樂。相比之下,內地互聯網的發展一日千里,目前絕非玩的工具。別的不說,僅一款國內最多人使用的聊天工具微信,已足夠讓很多人依靠其養活自己。

互聯網幫人賺錢的原理很簡單,背後以一系列創新科技作為支持,讓人可以不再依靠組織生存。例如,微博去年開通了「打賞」功能。將文章發表在網上,讀者如果覺得內容好,可隨心所欲將自己認為值得的金額直接給到作者。微信也是一樣,創作者可以開「微店」,在上面出售自己的作品。有人在網上幫人畫全家福,收入高過成名的畫家;有人通過網絡社群訂單,幫BB拍照,預約要等半年以上;更有一個叫「『羅』輯思維」的微信公號,「復活」一些在市場上早已絕版的書籍,通過電子商務出售,一周內銷量可達5萬冊……內地無數創業者的嘗試,向我們證明,互聯網時代,是一個「獨活」的時代,不需要依靠組織生存。

我一直有個迷思,既然在本港,人人都抱怨城市小、人口少,創業不易,但是大家又都不願意到語言、制度、文化都不同的內地去開拓市場。那麼,身為作者,我有沒有可能住在香港,卻像內地的創業者一樣,建立面向內地受眾的個人平台呢?所以,去年7月,我在網上開通了個人電台「原來醬紫」,每周三上傳一期20分鐘左右的節目。說起來,內容在傳統時代是被認為「悶到生菇」的讀書節目,如果去正規電台,恐怕是絕對不可能給我時間胡說八道的。然而,電台效果令我驚喜,不到半年粉絲量已經達到一萬多。然後,我又轉戰到微信上。

 創作者怎樣賺到錢

很多玩facebook的朋友或許都有類似體會,那就是海量的粉絲可能讓你很有名,但不能變成真金白銀。早前我和台灣漫畫家馬克聊起網絡,他也承認,想要賺錢依舊要依靠傳統的出版、線下活動等。然而,內地的網絡技術徹底解決了這個問題──由於已有強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內地的「85後」已經非常習慣在網上消費(之所以強調「85後」,因為互聯網在內地出現是1997年的事,1985年出生的人當時12歲,是第一代真正意義上的「互聯網人」),如果你的互聯網品牌以「85後」為主要受眾,恭喜你,就很容易從中賺到「第一桶金」。

為了證明能夠「獨活」,我從剛開始就堅定信念:從策劃到看書到寫稿到錄音到剪輯到上傳……全都由我一個人完成,是名副其實的「一個人在戰鬥」,沒有金錢投入。因此,對我來說,實現自媒體盈利是很容易的,只要賺到一毫子,已經完成任務。節目大約做到6個月的時候,我開始向節目的粉絲推薦自己以前出版的著作。互聯網時代,因為受眾可以準確定位,所以不需要討好誰,只需要牢牢抓住真正欣賞你的人。而由於「欣賞」產生的溢出效應,能夠遠遠超出你在傳統社會,通過大量投放廣告苦苦宣傳獲得的微小利益。

但這畢竟還是小兒科,我志不在此。「原來醬紫」的願景是能夠打造成一個平台,讓所有人都能免費享用,為香港的創作者向內地大眾展示作品。有人覺得自己創建的平台給別人用「唔抵」,這是沒有互聯網思維的表現。傳統時代,你可以壟斷,但互聯網時代,如果僅僅是你「佔有」一個平台,而沒有讓所有人共同「享有」這個平台,所有人都想要將你取而代之,注定是不能長久的。

 人人也可「自媒體」

「原來醬紫」(左圖,微信:huikeihk)第一季結集下個月即將問世,邁向一個新的階段。其實香港也有不少人嚮往「獨活」,希望我分享經驗。雖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專業領域,我的「身法」未必適合每個人,但經營自媒體的「心法」卻是相通的。

「獨活」的人起碼有以下三個特點:

 一、擁有工匠精神

前文說,要讓受眾欣賞你,也就是要建立對你個人的向心力。沒人會無緣無故欣賞你,一定是你有過人的執著。蘋果之所以成功,歸功於喬布斯的「教主」形象,他一去世,蘋果公司很難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而如何擁有向心力呢?主要就是要擁有工匠精神。工匠不惜代價,只專注於將作品做到盡善盡美。

 二、強調個人魅力

傳統中國人說「富不過三代」,但互聯網時代很可能「富不過一代」,因為所有的品牌都太強調個人魅力──隨波逐流的時代過去了。其實這並不是新鮮事,因為在前工業時代原本如此。以前的老字號,像是杭州的張小泉剪刀、胡慶余堂等,皆以創始人命名的,強調的都是個人魅力。

 三、不受平台限制

「獨活」要跳出平台的限制,這就是報紙專欄和自媒體最大的區別。報紙專欄的平台是報紙「恩賜」你的,讀者是報紙的讀者。而自媒體做出品牌之後,粉絲會跟着你走。例如內地創作人高曉松主持的節目,從優酷網搬家到愛奇藝網,為愛奇藝網增加了很多用戶──於是,主動權從平台回到個人這邊。

我的嘗試,無非想告訴大家,既然我可以,沒人不可以。互聯網時代,我們獲得了最大的自由,和職場的種種苦悶說再見吧!如果你不需要大富大貴,只求做自己喜歡並擅長的事,那麼互聯網完全能滿足你的「獨活」人生。當然,另一個前提是你的心必須放下成見,超越中港的藩籬,乃至成為「世界人」。

(標題為世紀版編輯所擬)

作者簡介﹕自由撰稿人

[文.許驥 編輯﹕袁兆昌 電郵 mpcentury@mingpao.com]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