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發展新階段的中拉關係——機遇與挑戰

目前,中拉(中國——拉美)關係已進入全面發展新階段。中拉關係的任務目標、關係定位及內外環境變化,需要給中拉關係注入新動力,並因勢謀動,使雙邊關係向縱深發展。2016年11月17至23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厄瓜多爾、秘魯和智利並出席在秘魯利馬舉行的第24屆APEC(亞太經濟合作組織)領導人峰會,無疑為中國闡釋對拉政策、提振信心、深化合作提供良好契機。

中國對拉美定位正發生變化

經過20世紀初10多年的發展,中拉關係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2015年「中國——拉共體」首屆部長級會議在北京召開,中拉合作從雙邊邁向整體合作的新時代。增加中國對拉美投資和貸款、推動中拉經貿合作由貿易驅動向投資和金融合作的三輪驅動轉變以及加強中拉產能合作、推動中拉經貿結構轉型,將是習近平此訪拉美、深化與拉美經貿合作的重要目標。

此外,隨着中國的崛起和中拉利益融合,中國對拉美的目標定位正在發生變化。中國外交戰略正在從韜光養晦向積極的有所作為、「更有進取意識,更有開創精神」的方向轉變。與拉美這樣的發展中國家構建「攜手共進的命運共同體」是新時期中國對拉戰略的重要目標。在這個目標下,中拉關係將從以經貿合作為主,轉向構建全面合作伙伴關係。因此,加強中拉政治互信以及人文交流、搗實中拉關係發展的政治及民意基礎是習近平此訪的另一項重要任務。其中,中國與厄瓜多爾和智利的關係從戰略伙伴關係升級到全面戰略伙伴關係、習近平在秘魯參加中拉文化交流年閉幕式、在智利拉美經濟委員會參加中拉媒體領袖峰會開幕式,無不傳達了這樣的政治資訊。

然而,內外環境變化給進入發展新階段的中拉關係也帶來了一些挑戰:

經濟上,由於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及中國經濟新常態,拉美國家及中拉貿易受到一定影響。近年拉美許多國家經濟增長放緩,厄瓜多爾等國家甚至陷入衰退。2014年拉美GDP(本地生產總值)增長率只有1.3%,2016年拉美經濟將收縮0.9%。與此同時,中拉貿易增長率自2012年也開始放緩,2015年甚至下降10%,2016年1至9月,中拉貿易額比上年同期又下降10.5%。

如何處理拉美關係提上日程

政治上,中國台海形勢出現新變化。2016年5月20日,奉行台獨政策的民進黨蔡英文在台主政後,拒不承認「九二共識」。如何處理與拉美非建交國的關係也將提上中國對拉政策的日程。

與此同時,拉美國家在政治上開啟了右轉的周期。繼阿根廷之後,秘魯及巴西等中右翼政府上台。拉美一些國家政治格局的變化對中拉政治互信、外交上的倚重以及全球治理合作也帶了一些不確定的因素。在對外關係上,美國奧巴馬政府「重返亞太」、推動將中國排擠在外的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對中國構成了一定的地緣政治壓力。

面對這些挑戰,中拉需要提振信心、深化合作。習近平首訪厄瓜多爾,對於陷於經濟衰退中的厄瓜多爾是一個巨大的支持。而且,厄瓜多爾是中國在拉美開展基礎設施投資及融資合作以及中國踐行「正確義利觀」的一個典範。根據厄瓜多爾媒體報道,兩國正在談判中方向厄瓜多爾太平洋煉油廠提供貸款事宜,這將使中國對厄瓜多爾的貸款增加到130億美元,約佔厄GDP的8%。今年4月,厄瓜多爾發生地震後,中國對厄瓜多爾的援助額超過1.5億美元。

智利多年來引領中拉關係發展的潮流,在中拉關係發展中有多個「第一」。秘魯則是拉美地區唯一與中國建立全面戰略伙伴關係並簽署一籃子自貿協定的國家。更重要的,多年來智利和秘魯,無論哪個黨上台,都把發展同中國的關係作為國策。今年6月新當選的秘魯中右翼總統庫琴斯基把中國作為其當選後首個出訪目的地,顯示了秘魯對發展中秘關係的政策連續性。中國與這3個拉美國家的關係無疑將為中國與其他拉美國家的關係起到示範作用。

特朗普當選或使中拉現「機會之窗」

中拉關係有挑戰也有機遇,甚至可能出現「機會之窗」。在世界經濟一片慘澹時,中國仍是世界經濟少有的亮點。以中國現有經濟增長速度看,未來5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佔30%,且中國是全球資本投資增長最快的國家。在相當長一段時間,中國仍是拉美國家經濟增長的引擎。

而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將使中拉關係可能出現「機會之窗」。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給全球政治經濟帶來的政治振盪,特別是可能使帶有地緣政治意味的TPP擱淺,不僅大大緩解中國的地緣政治壓力,也將有利於中國推動與拉美及亞太地區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當下任美國總統特朗普談論在墨西哥築牆及關閉自由貿易大門時,中國則在拉美搭建合作的橋樑。而在秘魯舉行的APEC領導人峰會,無疑將為中國推動與拉美的自由貿易,特別是中國提出的亞太自由貿易區提供重要的舞台。

文:賀雙榮〈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中拉關係與對拉戰略項目組首席研究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