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小仙雜談——門神與春聯

新春過年,大時大節,每逢臘月,便見人家或商店請人寫揮春,貼春聯,添布置,以迎新歲除舊年。

春聯從何而來?相傳春聯即古桃符板。《宋史.五行志四》謂在建隆年間,北宋建國初期,後蜀之後主孟昶曾自題桃符板云「新年納餘慶,嘉節號長春」,又曰「歲除日,命翰林為詞題桃符。正旦,置寢門左右」,黃休復《茆亭客話》亦云:「蜀主每歲除日,諸宮門各給桃符一對,俾題元亨利貞四字,時偽太子善書札,選本宮策勳府桃符,親自題曰:天垂餘慶,地接長春,以為詞翰之美。」後蜀後主在桃符板上自題佳句,此等桃板後化成春聯。

桃符為木板,取自桃。而此等板未有蜀主題字前,則多畫有符咒或桃人,懸於門上,作驅鬼避邪之用,因鬼懼桃,《淮南子.詮言》曰:「羿死於桃棓」,舊注謂「棓,木杖,以桃木為之,以撃殺羿,由是以來,鬼畏桃也。」桃人者,神荼、鬱壘是也(粵讀「申書、屈律」),王充《論衡.訂鬼》引山海經云(不見於今本山海經):

「滄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千里,其枝間東北曰鬼門,萬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一曰鬱壘,主閱領萬鬼。惡害之鬼,執以葦索,而以食虎。於是黃帝乃作禮以時驅之,立大桃人,門戶畫神荼鬱壘與虎,懸葦索以禦。」

神荼鬱壘,掌管萬鬼,若見惡鬼,以葦索綑之餵虎,鬼莫不懼之,故成門神。人畫其二像於桃板上,以驅鬼邪,保家宅平安。

漢唐時,漸有人以鍾馗作門神,後另有新門神秦叔寶及尉遲敬德。鍾馗與神荼鬱壘類近,皆為捉鬼之神。但秦叔寶與尉遲敬德卻為唐朝武將,乃人也,非神也。何解二將化為門神?話說,唐太宗李世民做皇帝前,曾殺人無數,故常在夜晚聽得鬼叫,無法安睡。秦叔寶與尉遲敬德二將得知此事後,身穿戎裝,夜守宮門兩旁,當夜即無鬼作祟,太宗得此夜安眠後,遂命人畫二將之像於宮門,作驅鬼之用。今香港坊間門神之像,多為秦叔寶與尉遲敬德,神荼鬱壘則甚為少見,或因此鬼門二神之面貌,甚可怖焉。

春聯與門神,雖同源自桃符,但二者之用,略有所別。春聯乃對聯,且須從《詩經》或唐宋詩詞引用吉語佳句作對,故為士大夫或文人墨客之雅玩。以前販夫走卒及農人多不識字,福字揮春尚不知其正倒,遑論對聯平仄乎。《清嘉錄.卷十二.春聯》記載以前江南私塾學子,趁新年為人寫春聯,並引竹枝詞一段,曰:

「居人更換春帖,曰春聯。先除夕一二十日,塾師與學書兒書寫以賣,榜於門曰春聯處。多寫千金、百順、宜春、迪吉,一財、二喜,及家聲、世澤等語為門聯,或集《葩經》吉語、唐宋人詩句為楹帖。周宗泰《姑蘇竹枝詞》云:學書兒童弄筆勤,春聯幅幅賣斯文,人來問價增三倍,不使鵞羣籠右軍。」

春聯用紙,以前亦有階級之分,《燕京歲時記》謂春聯用朱箋或用紅紙,而內廷及宗室等人家,「則用白紙,緣以紅邊藍邊,非宗室者不得擅用」,時至今日,此等貴族春聯已不見,坊間春聯皆以紅紙寫。

此城之門神與春聯,偶見怪現狀,令人哭笑不得。例如在二零一二年,元朗黎屋村植桂書室經政府派人修葺後,有人發覺新繪秦叔寶之刀不妥,其鋒向內,意即不在守門崗位之上,無法驅鬼。村民得知此事後,紛紛恍然大悟,說其家人近來生病,初不知其因由,今方知門神畫錯遂不靈,邪祟入村云云,盼有人早日改正之。

常見有人錯將上下聯倒轉貼,此乃一例(攝於二零一四年二月)。

常見商場或住宅大廈管理者,於年尾掛巨春聯於其大門兩旁,惜不知何謂上聯何謂下聯,倒轉兩者,貼出新春大笑話。面向大門,上聯貼於右,下聯貼於左,此乃正常文字排列次序也。對聯有謂「仄起平收」,即上聯末字為仄聲,下聯末字則為平聲,或有例外但鮮見。平仄乃對聯之基本規矩,重字、合掌、孤拗等例則暫且不談。今坊間春聯,常見者不外乎五六句,年年如是,代代相傳,就算不懂平仄,見前輩如是貼春聯,理應不會錯分其左與右。常見者例如:

「生意興隆通四海 財源廣進達三江」、
「天賜平安福祿壽 地生金玉富貴春」、
「吉星高照平安宅 福曜常臨積善家」、
「吉星高照天賜福 瑞氣來臨地生財」、
「爆竹一聲除舊歲 桃符萬戶過新年」、
「天增歲月人增壽 春滿乾坤福滿門」。(首句上聯在門右,下聯在左)

《尚書.洪範》有謂「五福」,即壽、富、康寧、攸好德、考終命,此即揮春之謂「五福臨門」。春聯之吉祥語,多數從此而來。

在此城常見楹聯,但寫對聯,須兼顧平仄韻律,見者容易寫者難。

見兩朋友忽爾不和反目,粵諺謂此兩者猶如「貼錯門神」,如若錯將門神左右倒轉來貼,使兩神背向彼此,貌同兩者不和。春聯與門神同源自桃符,貼錯上下聯,令左右句調轉,自非吉事。

在某屋邨商場見此對,是絕對還是「天聯」乎?

亦見有人,或自以為春聯僅為紅紙兩張,各寫七字即成,故而掛出「天聯」,途人觀之,其內心必有一番天人感應之感慨焉!既為「天聯」,實不應留在人間。此城「天聯」年年增,民間智慧劇進速,令人始料不及。余讀書不勤,落後甚遠矣,故即回家重閱《千字文》,重頭讀書,並以此對聯作新年之座右銘:

「罔談彼短我亦有短 靡恃己長人各有長」(見梁章鉅《楹聯叢話.卷八.格言》)

作者按:

一、陳尚古《簪雲樓雜說》謂「春聯之設昉自明孝陵」,顧祿謂之不足信,本文亦從顧祿,故不論之。

二、門神非「門口土地」,拜門口土地者多,但貼門神而拜門神者則少,偶在圍村見門神像腳旁有小香爐。

參考文獻:

〈貼錯門神古蹟辦靠害〉,香港:太陽報,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一日,http://the-sun.on.cc/cnt/news/20120611/00407_025.html

《新譯淮南子》,臺北:三民書局,二版,二零一四年六月出版。

王充著《論衡》(古籍),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http://ctext.org/lunheng/ding-gui/zh

周樹佳著《香港諸神:起源,廟宇與崇拜》,香港:中華書局,二零一一年一月再版。

馬書田著《中國民間諸神》,臺北市:國家,二零零一年出版。

梁章鉅《楹聯叢話》(古籍,四庫全書本)。

許嘉璐主編《二十四史全譯(宋史)》,上海:漢語大詞典出版社,二零零四年一月出版。

富察敦崇著《燕京歲時記》(古籍),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http://ctext.org/wiki.pl?if=gb&chapter=233902

顧祿著《清嘉錄、桐橋倚棹錄》,北京:中華書局,二零零八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