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也救不了梁、游

青年新政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和游蕙禎的宣誓風波,已發展至接近覆水難收的地步。特區政府和建制派無所不用其極,欲置兩人於死地的兇狠程度,即使梁、游兩人改變態度,願意道歉,恐怕也難「收科」。兩人已錯失挽救議員身分的最佳時機。

近日批評青政兩名議員的聲音不絕於耳,兩人在宣誓問題上寸步不讓,令事情愈鬧愈僵。雖然曾有建制派議員開出條件,要兩人公開就被指侮辱中國的宣誓用詞一事道歉,方能再次宣誓,但隨着特首梁振英與律政司長入稟法院,覆核立法會主席是否擁有容許議員再次宣誓權力的一刻開始,事態的發展變相已拱手北京操控。

有建制派議員在私底下也批評政府入稟的做法,認為是完全破壞行政與立法的關係,尤其令原本已缺乏威信的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變得更為弱勢。但今次特區的首長親自披甲上陣,充當司法覆核的入稟人,建制陣營只有唯馬首是瞻、緊跟隊形,不惜使用他們一直咬牙切齒痛斥泛民陣營使用的流會手段,阻梁、游宣誓。

事態發展至此,即使梁、游願意就宣誓的用詞道歉,建制陣營恐怕也不能向兩人「開綠燈」,因從特首入稟一刻開始,政府想要得到的結果,已從建制派議員最初要求的「道歉」,推進至褫奪兩人的議員資格。可以預期,即使法庭在下月開審的司法覆核中,判立法會主席有權讓兩人再次宣誓,以梁特首攻敵不休的處事手法,政府極大可能會繼續上訴。只要有關再次批准宣誓權力的訴訟未完,看來梁君彥在建制派議員強大「壓力」下,或會不惜背負惡名,裁決宣告押後兩人的宣誓。

即使本港司法機構最終判政府敗訴,北京隨時可透過人大常委或其他機關,「僭建」一些《基本法》釋義延伸,令香港被迫就範。這結果,等同打開中央能褫奪本港立法會議員資格的缺口,可說是後患無窮。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