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之後 要重建一國兩制論述

選舉是全港最大型的公民教育,學生及青年不論家庭背景、學校課程,只要對時事有所關注的都會觀察選舉的一舉一動。然而,今屆立法會選舉有政團堂而皇之倡議港獨,加上梁天琦風波的助力,港獨論述對這一代青年來說不再是一件陌生的事。

只表立場沒有論述的反港獨

面對港獨挑戰,親建制的媒體也不是新兵上陣。翻查過去資料,兩份主要愛國報章早在10年前已反擊港獨,尤其是在2007/2008年普選爭議與「五區總辭」之時,分別有65篇及143篇社評及署名文章批評港獨。及後每年增加,到了2015年已有813篇署名文章及101篇社評「抗獨」。

這個數字反映愛國者滿肚子墨水去文鬥嗎?不。多年筆戰經驗只是不停重複表態。在2013年至2016年4月,每年有50%至80%「抗獨」文章引用中國憲法或《基本法》,引用地區比較由過半數下跌至不足一成,引用民調及經濟數字是少之又少。讀者常聽到的理由,由最經常到較經常的,分別是:「外部勢力挑起港獨」,文化、民族修辭如「血濃於水」等,國內依靠論如食水及糧食問題。多年以來,香港建制派來來去去都是這一兩花招,而且就民族問題、自給自足問題等,港獨派已有清晰反駁的理論。今時今日,到了大是大非時候,建制派只奉行「雙不政策」——不參與、不接受,最終造成「有人出聲、沒有對話」的局面。

一國兩制教育已經在崩壞邊沿

近日中大進行民意調查,只有不足七成受訪者支持香港「維持一國兩制」,15至24歲組別更有近四成支持港獨。香港政府多年來積極於讓學生認同自己國民身分,在2015/16學年,教育局內地交流計劃亦為小學生花了1770萬元、中學生花5280萬元,大專生也有1190萬元,讓6萬多名學生接觸內地。不論「前測後測」比較、「有去與未去」的比較,早有研究顯示,內地體驗式學習可以釋除學生對內地的偏見、認識內地的實際情况。理論上,港府在內地交流的支援沒有「白給了」,那為什麼香港青年會「阿崩叫狗」——愈叫愈走呢?

公民教育及國民教育之間有歧義是一國兩制獨有情况。一般來說,「citizenship education」本來就是要連結個人與政府及國家。基於香港特殊情况,教師少提學生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互動,多談國家錦繡山河、文化認同。在基本法教法套,多見到的是認知的、背誦的、單向的知識,讓學生了解基本法對港人生活的影響,卻未有深入談及幾個國民教育核心問題:(1)為什麼要一國兩制,而不一國一制、聯邦制、邦聯制或獨立?(2)香港特區在中國發展層面有什麼參與?(3)為什麼一國兩制對香港及居民有利,如何保障這個利處呢?

過去港人有一套「中華情意結」去蓋掩這些政治現實問題。不論國內誰掌權,天災必定出錢出力;不論持何政見的選民,不會大大聲否認自己是「中國人」。為國家、民族利益,愛國商人甚至會違背自己利益而付出。可惜這個「中華情意結」慢慢因為血緣、全球化等原因失去蓋掩作用。下屆政府面對這一代無根青年,無可避免要重建一國兩制論述,並在這場辯論中只可勝不可敗。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