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國情教曉我的事——捍衛優良制度、建設公民社會

為加強香港青年人對中國的歸屬感,不少建制中人鼓勵他們到內地交流,從多角度認識中國國情,例如紀文鳳認為應舉辦專門協助內地貧困村莊修橋搭路的軟性活動,潛移默化令學生感受國情。范徐麗泰近日更與幾位建制重量級人物成立教育中心推廣中史及國情,又強調中心活動不涉洗腦及無政治目的。

其實早於五年前,民政事務局已據施政報告指示主辦「香港青年服務團」計劃,讓香港青年可在內地郷鎮地區提供較長期義務教育支援工作。筆者是第三期團員,在廣東省紹關市鄉鎮地區為初中學生提供一學期支援教學服務。根據官方說法,服務團成立宗旨是「鍛鍊香港青年的意志,發展他們的潛能,鼓勵他們服務他人,貢獻國家,從而加深他們對國家的認識並提昇他們對國民身份的認同,同時推廣義務工作的精神」。

自由探索社區與教育制度

本文主要探討本計劃為筆者帶來的「國民身份認同」思考,而不會著眼於其「義工」層面。題外話,出身基層或「月光族」團員曾笑說因為服務地區的消費指數低,靠每月津貼及完成服務獎金可應付裕餘,所以反而可儲錢。

由於是政府主辦,筆者明白相關官員須從各方面仔細考量,評估參與者的風險,故此服務地區不會很窮困及落後,服務學校的工作文化也相對開明,硬件設備頗為完善因此假如團員矢志服務真正最窮困的村落的話就可能會有期望落差。

筆者認為本計劃的真正優點,是容許每位團員抱著不同的目標與期望,享有相當自由度去探索所處社區及與當地師生交流,因著各自的性格及緣份獲得獨特經歷。當年筆者在服務期間並沒有被「洗腦的感覺」。

從微觀與宏觀角度考察國情

團員可微觀地著眼於與師生的互動,例如學習當地師生簡樸生活的小智慧,感謝教師的照顧與經驗之談。我們留意到大部份學生物質生活不缺,但沒有足夠情緒支援,醫療及社會福利等基本保障也不完善。我們須反思服務本質:到底要如何做才是真正為學校師生帶來正面影響,而不是帶來反效果?我們意識到自己只是過客,不宜過份介入學生的問題,但又希望為學生留下一些他們會長久珍視的東西,而不是一時的新鮮感。我們與當地師生並不是施與受的關係,所謂「服務」其實是一個互相學習的交流過程。

雖然只在廣東省一小鎮小住數月,筆者認識的國情只是冰山一角,但仍可以從中作出較宏觀的思考,例如中國面對內部各種改革,而且經常有食物安全事件、維權事件及光怪陸離的社會問題傳出,但這些問題有沒有影響著鄉鎮百姓的生活?當地的教育制度與課程如何影響著學生的價值觀,當地學生是否真的比較服從、沒有獨立思考?雖然媒體不時報道有關新聞,但可能有所渲染,也總不及親身感受來得深刻。

從迷戀港貨說起

筆者時會從一些小片段觀察身處小鎮的現存問題。例如當地教師與學生都迷信港貨(尤其是藥用及護理用品)是品質保證,標示為「港貨」的商品都賣得特別貴。教師又叮囑我們盡量不要光顧小餐館。筆者與團員曾到大排檔吃家常小菜,向老闆稱讚好吃,老闆卻搖搖頭苦笑說不是的。不知他是謙虛,還是有難言之隱?總言之,居民信任香港有嚴格的品質監控制度,卻不太信任供應內需的本土產品。

筆者聽過團員分享,有學生告訴他,如果在公路上遇到貨車撞車意外,大家最關心的是如何拿走貨車上的貨物,而不是司機死活。筆者警覺,完善制度之餘,公民質素對於建構穩定安居的社會亦非常重要。

筆者曾在課堂裡告訴當地學生,香港並非十全十美,她也有須面對的問題,例如貧富懸殊,接著讓他們看劏房與陋巷的照片。筆者對他們說:我們真正引以為傲的不是繁榮的經濟,而是優良的制度。可是沒有制度是完美的,還要配合公民參與,彌補不足甚至付諸行動改良既有制度。

維護優良制度 公民有責

筆者認為,年青人參與認識國情活動不一定可使其培養建制派人士眼中的「中國的歸屬感」。現代的「國民身份認同」,已不是訴諸同屬一個民族(例如血濃於水、龍的傳人等),而是通過行使公民權利及義務、參與改進社會的活動、見證政府為公義作出努力而建立認同感。過於狹隘及狂熱的身份認同曾在歷史上造成巨大災難,必須引以為鑑。

筆者正正通過服務其間的所見所聞,警惕香港的優良制度正被逐漸侵蝕,認為更應該捍衛安身立命之地的優點與核心價值。筆者希望可在所屬專業能力之內,捍衛優良制度,建設公民社會,監察政府施政。當制度崩壞到越過臨界點,礙於公民的冷漠及既得利益者的阻撓,或須以非常手段才得以撥亂反正

國內交流團良莠不齊

市面上充斥各種良莠不齊的國內交流團,常被批評為「造假」、「洗腦」、「片面」、「僅以熱情驅動」及「過份刻意安排」等。另一方面,不少青年眼中,政府認受性不足,施政質素均在水準之下,主辦方民政事務局的局長劉江華表現乏善可陳;他們或會因不想被標籤為「投共」、「親中」而拒絕參與本計劃再者,青年不確定自身前途,亦影響他們參與長期外地義務工作的意欲。

筆者不希望因為政府民望低落、高官屢受批評及質疑,而抺殺了負責服務團日常運作的前線官員及輔導員的努力。筆者雖然不盡同意官方所擬定的宗旨,但很珍惜主辦方對團員的信任及輔導員在生活與情緒上的協助,使各位團員可於服務期間自由探索及發揮所長。筆者亦希望以此文引起社會反思「認識國情」到底是甚麼一回事不要輕易被社會賢達及主辦單位定其意義及本質

文:霍梓楠,中學教學助理,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碩士,主修物理。鋼琴義教組織「We Wah音樂家」幹事及街頭表演者。

原文載於2016年4月12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