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回歸廿年了還未知道問題所在嗎?

回歸廿年,時間不短。但香港真的是一本很難看懂的書,北京看了20年都看不清。

最簡單的問題,為何香港人對中國的態度這麼遠那麼近?為何香港會湧現港獨的思潮?

北京開出的理由都是「黨八股」陳腐不堪,什麼英國殖民教育洗腦洗了150年、什麼不推行國民教育剝奪了港人認識祖國的教育權利。

斷症錯誤的後果便是開錯藥方。

於是新特首林鄭月娥提出,要在幼兒教育階段便培養中國人的意識。用大陸術語,便是「狠抓娃娃的思想改造」,和殖民洗腦教育抗衡。

於是敗選的愛國教育團體話事人有可能出任教育局副局長,似乎為了昔日未竟全功的「中國模式」國民教育捲土重來。

北京明顯斷症失敗。

英殖民管治了香港百多年,但有無灌輸什麼效忠英國的洗腦課程?學生的課堂有無加插什麼「英國模式」的國民教育?自幼灌輸「我是英國殖民人」的意識?

香港人或許有戀殖情意,但戀的是優越文明的政治制度和寬鬆自由的社會環境。或許英國管治期間,讓香港人習慣了什麼是規矩什麼是法治,這方面香港人的確是「洗了腦」,很難倒退至動不動便把政府視為「父親」、市民是「兒子」的封建思想。

香港人一度對北京政府的信任和認同比特區更高,捐錢賑災或者對中國體育健兒的支持喝彩,都流露對中國人的認同。究竟是誰把香港人推向對立面?是誰令香港新一代「去中國化」?

當一眾建制官員,還大言不慚地多謝國家在SARS期間對香港的支援和關懷,卻完全不提內地官員隱瞞疫情造成通報延誤的嚴重後果,就是這種「報喜不報憂」的「愛國教育」,打算向我們的學童,自幼灌輸嗎?北京和香港的距離,只能漸行漸遠。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文:曾志豪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6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