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崇銘:誰的芝士不會被偷走?

《誰偷走了我的芝士?》,香港回歸初期一本經常被談論的小書,現在已很少再被提及。回想當年,香港飽受金融風暴的衝擊,在全球化和產業北移的趨勢下,中低層工作崗位急劇流失,大量失業中年人面臨再培訓和就業的需要。香港人如何才能尋回「自己的芝士」,成為一代人所面對的時代之痛。

當年主持教育改革的梁錦松,正是「芝士論」的主要推動者。回歸後他出任教育統籌委員會主席,成為推動教育改革、反對填鴨式教育、提倡「多元智能」、強調「全人發展、終身學習」的總舵手。及至後來當上財政司長,梁錦松亦致力推動香港產業的升級,以及面向知識型經濟的轉型,力求令香港在新加坡、上海和廣州等城市的追趕下,仍能保持國際競爭的優勢。

自2003年SARS香港經濟陷入谷底,梁錦松亦由於「偷步買車」的醜聞下台。但教育改革的理想,卻終於通過李國章和羅范椒芬全面落實。無論實施「三三四學制」、引入新高中通識課程,以至大學推行通才教育,無不呼應培養學生「樂於學習、善於溝通、勇於承擔、敢於創新」的教改宏大目標。

根據連文嘗、黃顯華(1999年)的研究,指出教改意味着學習性質的根本轉變,尤其將「負向學習動機」變成「正向學習動機」,扭轉前者所強調的與別人比較、被動地接受外來的知識,以及學習的工具價值,轉而強調後者的個人及自足取向、主動的求知和發問精神,以及學習本身的內在價值。如此教育將不再被動地成為社會分層、鞏固現狀的機械化工具,轉而成為自我完成、人格培養的優質土壤(註1)。

教改目標早已淡化

然而在過去數年,尤其是梁振英/吳克儉主政的5年內,教改出現明顯的退潮現象。教改普遍被認為徒增教師的工作量,卻並沒有從根本改變學生的學習模式和態度。早年關於國民教育的建議,即使撇開背後的意識形態爭論,仍可被視為人本教育的倒退。雨傘運動之後,學生被認為受了某些政治勢力的利用,就更出現了檢討/取締新高中通識科的呼聲。其中最為顯著的政策轉向之一,不得不提自2014年開始推行的「生涯規劃」計劃,以及重新提倡「職業教育」的嘗試。

顯而易見,生涯規劃所看重的,乃是以就業和實用為導向的教育目標,不再強調多元智能和全人發展。學生被要求從求職擇業的角度,盡早規劃好自己的學習計劃和人生方向;面向狹窄的應用技能和工作崗位要求,不再重提知識型經濟下終身學習的重要。套用連文嘗、黃顯華的概念,所偏重的正是學習的工具價值,而不再是學習本身的內在價值。

其實在2013年(由林鄭月娥、聶德權主理)的人口政策諮詢文件中,早已向以通才教育導向的大專教育開火,強調「如何訓練本港青年,使他們具備所需的技能及知識……仍是本港專上教育界別須應對的挑戰」(3.10節);甚或語出驚人地論到:「雖然一些技術性行業的薪酬與晉升機會俱佳,僱主還是抱怨人手嚴重短缺。另一方面,亦有青年在完成學業後,因無法找到可以發揮所長的工作而感到氣餒……督導委員會認為,香港要從根本上改變年青一代選擇職業的觀念。」(3.13節)

沒有芝士 何來被偷?

與近年教育政策微妙轉向同步的,是香港經濟發展方針和政策的轉軌。正如我在過往不同著作中,曾多番引述已故經濟學家曾澍基的觀點,指回歸後香港出現了兩個南轅北轍的經濟發展模式:其一是自1997年作為起步點,由董建華和梁錦松主導的「本土優勢觀」;其二則是2003年之後冒現,先有中央政府推出的「救港措施」,繼而由曾蔭權在2005年後接手的「資源流動觀」。假如「本土優勢觀」着眼於香港作為一個完整的經濟實體,須建立有別於內地城市的競爭優勢,則「資源流動觀」視中港融合為無可避免的必然趨勢,大中華概念主導甚至是主宰了香港未來產業發展方向(註2)。

問題是配合祖國崛起的需要,是否就是香港經濟的全部出路?在大灣區和「一帶一路」的融合論述下,早年特區政府經常強調來自上海、廣州和深圳等的競爭,是否就已消失得無影無蹤?香港只需安分當好「超級聯繫人」的角色,便毋須再談產業升級和發展知識型經濟?特區政府彷彿早已為年輕一代預備好「新的芝士」,讓大家可以安寢無休地「食過世」,但年輕人會相信這是「偷不走的芝士」嗎?

事實上,「芝士論」只是上一代人才會關心的,但對年輕一代來說,「自己的芝士」根本從不曾出現過,又何來被偷走的道理?在當下就業零散化和彈性聘用的潮流中,合約工、臨時工和自由工作者才是常態;一份穩定、有晉升和加薪機會的長工,乃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夢想。年輕人工作以至人生軌迹本就無常多變,要進行規劃根本不知從何說起。

自資學位=職業教育?

以上省思乃是源於立法會通過36億元撥款,包括對每名自資學位課程學生每年提供3萬元「學券」。教育局長楊潤雄曾指出,不選擇增加資助學士學位,是因自資院校可相對更快更有彈性,迎合市場人力需求作課程調動。不少論者亦認為,相對於8家大學提供的通才教育,自資學位課程可更專注於職業教育,從而令專上教育結構更加「均衡」。

恰巧我也曾以顧問身分,參與過自資院校課程的規劃工作,倒未察覺到職業教育是自資課程的必然方向。事實是香港仍存在不少副學士或高級文憑課程,更專注於職業教育的發展方向。到底自資學位課程應更重視通才教育抑或職業教育,是關係到香港以至年輕一代未來的關鍵因素,實在不宜過於輕率和簡化歸類。

註1:連文嘗、黃顯華(1999)〈教育改革的核心問題:學習的性質——從主流小學到國際小學》,香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教育研究所

註2:鄒崇銘、韓江雪、易汶健(2014)《以銀為本:7評香港產業及人口政策》,香港:印象文字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7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