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明仁:依達,你在哪裏?

香港書展下周三開幕,今年主題是「愛情文學」,有專題展覽介紹香港多位愛情文學作家,包括張愛玲、徐速、亦舒、依達、林燕妮、林詠琛、鄭梓靈、天航及Middle。大會邀請了文化人就相關作家的作品對談,其中一場是由鄧小宇和黃念欣講評依達和亦舒,題目是「蒙妮坦與玫瑰是怎樣煉成的——六十年代的依達與亦舒」。《蒙妮坦日記》和《玫瑰的故事》分別是依達和亦舒的代表作。

年輕一代未必知道依達是何許人,相識者也多以為他已不在人間,因為自從其摯友簡而清去世後,依達便遁迹江湖,香港對依達來說好像沒啥值得留戀。原來,依達早已隱居內地不問香港文壇事,朋友最近邀請他來書展亮一亮相,他都婉拒了。據知他此刻正在歐洲的郵輪上,逍遙自在。

依達中學年代開始創作,十六歲發表第一篇短篇小說《小情人》。其成名作《蒙妮坦日記》寫香港都市男女愛情,風靡了無數追求中產和洋化生活的男女讀者,小說再版了二十三次。七八十年代的依達,紅得發紫,幾乎家傳户曉。可是,千禧年後依達這顆在文壇閃耀了三十多年的彗星,忽然由亮變暗,向北飄移,消逝於香港的夜空。

最熟悉依達的,非簡而清莫屬,可惜簡老八已於二○○○年作古。現在由鄧小宇講依達,也是最佳人選,因為是鄧小宇把絕版多時的《蒙妮坦日記》復活,在網上重現。依達曾因此函謝鄧小宇。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7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