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明仁:金庸董橋舊作天價成交

文章何價?這要視乎作者的江湖地位和受追捧的程度,市場自有它的指標,說來好像很市儈,但現實確是如此。近年香港文人手稿和著作的拍賣成交價屢創紀錄,以天價來形容也不誇張。二○○九年張愛玲一封只有七十五個字的親筆信以五萬多元成交,首創香港新亞書店名人書稿拍賣紀錄。張愛玲之後,金庸(查良鏞)和董橋的書稿接力登場,拍賣價幾何級數上揚。本地一兩位藏家近年把金董的手稿和舊作拿出來拍賣,這些舊東西以前沒人當寶,今天可是萬元難得。金庸一頁武俠小說手稿成交價高達十六萬,董橋一頁毛筆寫的信落槌價逾四萬元。只要是金董二人的親筆字迹,哪怕是簡簡單單幾個字連簽名,買家都追個不亦樂乎,這個熱潮要拜大陸金迷董迷湧現所賜。

除了手稿、書信外,金董的老舊作品亦給捧上天,以今年十月一日的新亞拍賣成交價為例,金庸一九六一年的武俠小說《鴛鴦刀》,薄薄一本(九十頁)竟以四萬元成交,還未計百分之十五的佣金,這本書六一年出版時只賣八毫子(八角)!還有令人更加咋舌的,查良鏞一九五六年以筆名「林歡」出版的《中國民間藝術漫談》,又是薄薄一本,今年初的成交價連佣金達七萬元,這本書有查良鏞的親筆簽名,送給「費先生」,我估計是給時任《大公報》社長費彝民。董橋的《在馬克思的鬍鬚叢中和鬍鬚叢外》,拍賣價三級跳,最後以一萬元成交。

金庸武俠小說成交價高處未算高,現在等閒四五萬元一套,版本愈早期愈貴。我們父輩以前讀《神鵰》、《射鵰》,很薄一本,每本三集,今天每套至少值四萬,當然品相要比較好,但溶溶爛爛也值三幾千。舊日香港家庭總有幾本金庸小說,有些看完拿來墊煲底「攝」櫈腳,或者即棄,能完整留下的沒多少套,各位不妨翻箱倒籠,說不定老人家收起了幾套金庸初版小說益你呢。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0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