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高鐵「劫財」就算了 何必「劫色」?

最近,有人以高鐵如不能如期通車,每個月會將8000萬元營運費倒落海為理由,去唆使本港議會接受及通過一地兩檢方案。雖然事後當事人承認這只是估算,而且可能有高估的成分,不過這也引起了公眾的不滿。

以「浪費公帑」為理由,要求整個香港在法律上配合他們的指揮,或者是批出預算,在高鐵爭議中不僅不是第一次出現,而且還是經常出現。其中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自然是高鐵超支,政府慷慨地追加了大量預算,理由就是現在不追加預算,之前投入的預算就浪費。

每次他們都用「你不就範就浪費了之前的投入」來要求你接受;但你接受了的話,你就會花更多的錢。「洗濕個頭」後投入成本就再增加,使下一次你面對相關的要求時,變得立場更差、更軟弱,因為你投入了更多的錢,代表你會浪費掉更多的錢。為什麼會浪費公帑?因為你之前已投入了公帑。如果你一開始就沒這計劃,或者早一點就停止它,那這些浪費亦不會存在。

坦白說,之所以浪費公帑,所有技術上的問題都只是「調味料」;真正的原因,不就是因為我們開始了一個不惜代價、不問回報,只為實行而實行、為花錢而花錢的計劃嗎?作為一個傀儡政權,為什麼要這樣做,這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香港人也不是什麼天真小孩——權力者是「西裝乞丐」或者「稅金小偷」,或者官僚就是沒有原則的懦夫這種事情,也不是真的那麼接受不了。

香港的制度是無價寶 不值得斷送

只是之前,香港付出的、損失的主要都是物質上的利益,也就是錢。香港人的心態,也一直是破財擋災。有時明知是被你洗劫,但想想這總比「解放軍破壞香港」好一點,所以香港人大多還是看着送錢比戰爭好而接受。但是這一次講的是要在法律、原則以及制度上讓步,嘗試去侵犯「中國內地法律不能在香港領域實施」的承諾。

拿出的理由是「每月會浪費8000萬」這句話,說的人後來修正,說「有調整空間」,他以為這就沒問題,卻不知道這才是最大的問題,因為真正的問題並不在於數字多少,而是在於說的人眼中,香港的制度價賤無比,他願意為了節省8000萬元就整個賣出去。其實營運成本是每月4000萬、8000萬還是2億3億又何干?香港的制度是香港的無價寶、是香港的信用基礎、是香港生存下去的命根,就算倒100億落海都不值得斷送,何况只是一個「亂吹」出來的8000萬?更別說扯上「割地」、「租界」之類提議的人,對他們而言,香港的制度就那麼沒價值?

盜亦有道。拿了這麼多利益,就應該感到心滿意足。「劫財」就好了,何必「劫色」?亂花預算還可以接受,去到侵犯香港的制度,他們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作者是企業家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8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