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美姿:一笑置之趙應春

七人欖球賽的觀眾席上,有線電視女記者正對著鏡頭做直播。她身後兩個外籍男人,先打個眼色,半秒之間,一人一邊強吻女記者面頰。這一幕在網上流傳,我看後大感嘩然,但更驚嚇的還在後頭,就是有線高層趙應春的回應:「大家咪一笑置之囉。」

事件發生當天,記者自己大概都很混亂,她接受訪問時直言很無奈,「我覺得係不能接受」,但隨即又認為兩人僅屬開玩笑。趙氏胸襟更廣,大事化無:「大家都體諒到當時環境,係一個嘉年華的形式。」一笑置之趙應春,也非趙氏專屬反應,身邊有同感的朋友為數還不少。

在關乎性騷擾的事件上為滋事者說項,再以文化差異和氣氛高漲為強吻行為開脫,得罪一句,實在是腦袋遺留在侏羅紀。如果事件發生在年初二放煙花時,兩個操鄉音大叔強吻女記者面頰,有誰會表示體諒?如果女記者是戴頭巾的穆斯林,你又會用洋人文化還是穆斯林文化,去詮釋強吻事件?又難道文化內斂的亞洲女人,就注定要畀洋人親臉?

文化差異和氣氛高漲的論調,根本站不住腳。作為男人/女人,假如你自己也不會在嘉年華上,沒得同意就強吻女人/男人,則毋須急於為其他男士/女士護航,還是閉嘴免得失禮,因為這本來就是一種性騷擾。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