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美姿:我們是港隊

中英政權交接時,正值中學時期,記憶特別入心入肺。這一批人階級成分本來已經差劣,若事到如今,仍不學人家用批鬥方法寫文章,筆下也不好好舔共,大概都被打成黑五類。投誠必須從小開始,就連制服隊伍的步操姿勢,看起來也須有解放軍的紅味。

《明報》頭條報道,香港七個制服團隊,突被邀至中聯辦開會,被要求由向來的英式步操方法,改為中式步操。回想中學時,我當了七年的紅十字會成員,步操一環是整個團隊的靈魂。那時候午飯只吃半小時,餘下的時間就是在操場練習步操,放學後二話不說並非衝出校門,卻是跑到操場練習。那時候我們是操場上的明星,名副其實日曬雨淋都不減英姿,步操變成一種心靈的鍛煉。

我們整個團隊的女生,小腿特別粗壯,我確信是由中一開始,無以復加的步操所致。記得當年的步操考試,撞了我鋼琴的樂理試,我為此向鋼琴老師撒了一個大話,話自己考試肥佬,其實我根本沒去應考。我難以說服別人,為何步操對制服團隊來說如此重要,但同路人卻一定會心微笑。

Sa-lute!每一個步操的口號,我至今仍深嵌內心。回歸前,紅十字會的團隊稱號叫做cadet unit,九七後去除有英國軍隊意味的cadet字眼,變成youth unit。我們是港隊,為何要變成中國隊?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