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美姿:是誰置大學於死地

浸大生「抗爭」時對老師的不禮貌行徑,引發軒然大波,事件發生一星期後,兩人被校長下令停學。新聞系的課上,跟同學討論此事,我臉上半講笑(眼神異常認真)的表示,日後他們若對課程制度有何不滿,可以佔領課室,但請高抬貴手,別係威係勢對住我爆粗。

新聞發生了,人人都發言。學生、教職員、校長、工會、舊生校友,有些人對學生過分寬容、有些人對學生過分嚴苛;有真誠的勇士,也有更多虛偽的人,立即閃縮起來,低調以求自保。不同陣營有如細胞分裂,說得好聽是表達自由,說得難聽是內耗撕裂。但討論的議題都離不開事件的本質,關乎課程、態度和懲處。

但香港已經不是以前的香港,校園出面太兇險,藉此事要乘虛而入的有心人很多;包括英文字頭網報、收錢踩場的群組、某位寫幾千字似是而非理據,只想砌學生「港獨」的報章作者,還有尊貴的議員李慧琼,她撲出來指學生抗拒「一國」,委實居心叵測。複述此等低質言論要向讀者道歉,這些立心不良的人刻意上綱上線,明顯要置大學於死地。

若循其本,學普通話是好事,因為我見識過太多爛普通話。但學什麼、如何考是重點,有學生告訴我,考核內容很離地,例如對話中要用「導購」、「倒車」字眼,名副其實是高分低能。這話何解在此不贅,請君自行查字典吧。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28日)

延伸閱讀
打給浸大生的電話:https://wp.me/p8iPwg-jFC

浸大普通話豁免試難度有多高:https://wp.me/p8iPwg-jFr

浸大普通話試題一例:https://wp.me/p8iPwg-jF7

浸大「爛仔」學生會三宗罪:https://wp.me/p8iPwg-jD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