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美姿:沒指紋的人

最近有一單充滿生命力的新聞,有着電影的情節。在長沙灣深旺道,有一個入伙僅十幾年的公共屋邨,叫海麗邨。跟其他屋苑一樣,清潔工是外判的,大老闆雖是房署,但政府以價低者得為採購原則,跟承辦商「民順」交易。兩年合約總值1211萬,惟去到約40個前線工人身上,每人每月只獲出糧8617元。

合約期滿,舊承辦商要工人簽名自願離職,以逃避支付遣散費、將他們年假歸零等等。工人遂發起罷工,竟然撐到10日,最後小勝。點解?點解咁基層的工友,竟能打贏大老虎?這些清潔工究竟姓什名誰?

這40人當中,有很多人連指紋也幾乎沒有,手指給打磨得光滑,是長年打掃、頻密洗濯雙手之故,才會連指紋都差不多一併洗掉。有幾個阿姐說,她們出入境也不能通過e-道。目不識丁的工人,早前被要求簽名離職時,其實完全看不懂合約內容。直至聖誕節才搞清楚自己發生什麼事情,但在12月27日發起的罷工中,竟有接近30人參與。

其間上級向願意復工的工人,發放500元獎金。不少阿姐其實跟管工關係良好,明白大家都只是受薪的打工仔,但阿姐還是斷然拒絕。她們直言寧得罪上級,也要跟罷工工友捱義氣。博弈遊戲,愈多人歸邊承辦商,工運必然輸硬。因此戰友有沒有骨氣,往往是關鍵,而什麼團隊才有如此骨氣,可見職業原來無分貴賤。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