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得難分高下

台北燈節主燈福祿猴和央視猴子設計真是醜到冇朋友,前後還涉及抄襲,相似程度接近影印,要麼相信設計師沒有抄襲,要麼相信世事就是這樣巧合。

央視的3D猴子就不說了,我還想用回鄉卡到內地,先旨聲明,我絕對不會搭「洗頭艇」(某人亂講廢話之前,聽都未聽過「洗頭艇」),也沒有自己的方法可離境。

台北和內地人才濟濟,甚至任何一間設計學院的教師都能夠指出兩隻猴子設計如何失敗,但他們就是拿這樣的創作給全世界的人「欣賞」,也許連猴子看見,都不敢相信那是猴子造型啊。

華人社會就是這樣,各行各業都有臥虎藏龍,但人才只能沉潛下去,拿公帑得好處的總是另一些人。

地方品味要長期培養,毁滅城市品味倒是輕易的。兩地猴子創作只是舉例,事實上,短期作品影響不大,長期的改變才會令整座城市慢慢淪落。

有些城市官商勾結,不斷將優雅的舊建築物拆掉,然後花公帑興建無底深潭大白象,再加上大財團築起無數奇醜建築物,以昂貴租金趕絕小店,換來掙錢至上的連鎖,讓美麗的城市日漸變成惡俗市儈的地方。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2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