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的屈辱

醫生的屈辱

上周三是難得的公眾假期,逾1300位醫生不用上班,卻依然穿着白袍到了伊利沙伯醫院,想要醫治這個瀕危的醫療制度。

自醫管局於1990年成立,25年以來新入職的公立醫院醫護人員皆為醫管局僱員,而並非以公務員身分受聘。政府多次向醫護人員承諾,醫管局僱員的薪酬水平會與公務員保持掛鈎。尤其2009年,醫管局決定跟隨公務員減薪的時候,時任醫管局行政總裁的蘇利民先生,向醫管局員工發公開信,指出減薪不單是要與社會各界共渡時艱,更是要「與公務員薪酬體制保持掛鈎,以保障將來能與公務員一同加薪」。但現屆政府居然厚着臉皮破壞承諾,學了董伯伯的那一套,說什麼掛鈎已經「不存在了」。

出爾反爾 欺人太甚

其實,今次的加薪風波暫時影響的都只是職級較高、資歷較深的同事。而且涉及的加薪幅度,也不過是3%而已。同事感到如此憤怒,明顯不是因為那區區3%的薪酬,而是因為政府今次實在欺人太甚,使我們得不到起碼的尊重。因此有不少同事甚至表明,就算成功爭取加薪,將會把追加薪水全數捐予慈善機構。寧願分毫不取,亦要取回公道。

在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帶領的首輪行動之後,醫管局管理層於翌日的會議中通過支持加薪。不少傳媒形容事件是「成功爭取」。但若留心細看,政府官員其實依然維持態度強硬,堅持「政府不會增加對醫管局撥款」,其後甚至有人隨即放出風聲,指醫管局將會增加如急症室等的醫療服務收費。這果真是我們作為醫者所樂見的成果嗎?

拒增撥款 犧牲病人

自加薪風波爆發至今,政府一直推卸責任。官員們二話不說,嘗試把醫生薪酬問題的責任,推卸到醫管局其總裁的身上,企圖逃避責任。但其實醫管局員工的薪酬,一分一毫都來自庫房,政府又怎能置身事外?更重要的是,假若政府繼續「講一套做一套」,一方面口裏說支持醫管局加薪,另一方面堅持不增加對醫管局的撥款,即意味着兩件事:一、政府將以此3%加薪為糖衣,落實薪酬脫鈎的政策,未來將更明目張膽要醫管局以至其他政府資助的公共事業(如教師和社工)跟公務員體制永久脫鈎;二、加薪問題將會變成零和遊戲,「塘水滾塘魚」。加薪予醫生的金額,可能要從將來改善醫療設備或者服務等的開支中扣減。醫生事事以病人為先,我們連靜坐都要提醒同事反覆確認沒有臨牀工作在身才可出席。如果要犧牲病人利益換取加薪,試問我等醫者又怎能接受?

醫療乃民生大事,由庫房增加對醫管局的撥款,以挽留日漸流失的專業人才,維持公共醫療服務,本為天公地道。此時卻有人獻計,指應增加急症室等的醫療服務收費,進一步把醫生放進磨心,企圖將一心討回公道的醫生同事們,抹黑成「為了一己私利罔顧病人福祉」的自私之徒。其心可誅也。

利用醫生 挑起矛盾

數天前,是筆者普通不過的一個當值日子。當日由早上8時開始工作,例行巡房後,於學術會議研討病例,午飯後為門診病人服務,下午5時後開始當值工作。晚上10時下班回家的途中,接到電召後折返醫院,為一名心肌栓塞病者進行緊急手術。工作29小時後,回家已是凌晨2時多。稍睡數小時,翌晨又開始新一天的工作了。

以上不是特例,更不是筆者的個別經歷,而是很多公院醫生的工作日常。我們辛勤工作,為的是救傷扶危、服務市民,並不是為了得到誰的認同。但我們萬萬想不到,埋頭苦幹換來的卻是來自政府一次又一次的侮辱,甚至還被利用作為磨心,變成「人民鬥人民」的棋子。親愛的林鄭司長,閣下以為飲鉛水是屈辱?我們這才是屈辱呢。

原文載於2015年10月28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