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法之後形勢大翻轉

目前政治形勢如下:

截稿前未知政府會否覆核劉小麗的宣誓問題,但消息言之鑿鑿,梁振英再次親身掛帥上陣。

當日政府帶頭告梁頌恆游蕙禎,勉強還能說「如果政府不出手,便不能解決宣誓無效的問題」;但今次劉小麗的案件,早就有城大專業進修學院學生入紙挑戰,按道理梁振英完全可以靜待佳音。政府竟然放出風聲要主動出擊,可見政府「有權用盡」的心態。這是一種政治表態,也是吹響整個建制陣營趕盡殺絕的進攻號角。

君不見這邊廂政府傳出風聲要親自對付劉小麗,那邊廂建制派謝偉俊便很有默契的作出行動,要動議譴責上個月倒轉立法會議員座位上的國旗區旗的鄭松泰嗎?政府在搶文件兩日後才決定報警告「長毛」(梁國雄),也絕非偶然。

建制的目標很明顯,以各種法規條例去挑戰非建制陣營的議席,誓要逐個擊破。

梁游案件,法庭認同了兩個原則﹕行政長官有「資格」司法覆核立法會;同時,法院會介入立法會的爭端。

有了這兩盞綠燈,政府進攻再無顧忌。行長政官有權有責親自狀告議員違反《基本法》,而政府司法覆核最大好處便是以無限公帑去對付資源有限的政敵。

司法願意介入立法會的爭端,令政府多了一個渠道去整治立法會的政敵,起碼毋須受制於「三分之二多數通過」這條保險線。

人大選擇在司法判案之前釋法,最大作用並非「萬無一失」,而是代表中央政府在港獨問題上,願意為特首的強硬路線「背書」。

最大得益者便是梁振英以及其利益共同體。

之前被點名罵得似乎快要失勢的張曉明,在愛國政黨的籌款晚宴上,一幅書法拍賣價創出1800多萬元的高價紀錄。眾所周知官員的作品價值和政治價值是掛了鈎,似乎釋法之後,梁營繼續行情看漲。曾經寄望換特首改變香港政治生態的香港人,似乎夢要醒了。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