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啟政改?不必了

有組織做了調查,指有超過一半人希望新一屆政府重啟政改,約51.1%。民間智慧之「半杯水」理論,即是近49%不認為有需要來屆重啟政改。我是其中一個。

當然,我不是建制派,但我不覺得需要重啟政改。

這兩年客觀環境完全改變

過去半年,我一直觀察,支持重啟政改的泛民朋友,理據其實與雨傘運動之前的沒有太大分別。但這兩年看到,客觀環境完全改變了,再用這些理據去說服社會大部分市民支持重啟政改,有點「搞笑」。

其一,政改有助改善現在行政與立法互相抵消的情况,有民望的特首施政會較暢順云云。

但又用回「半杯水」理論,現在行政立法拉鋸的情况,即是立法會拉布、拖住行政部門的做法,是因為立法會的選舉制度讓政黨碎片化,出現小黨「騎劫民意」之情况。假如稍為微調立法會直選選舉方法,例如用新加坡的「集選區」方法,再細膩地劃分選區,只要一張候選名單得票者最多的話,該名單內的候選人全勝。那麼,立法會碎片化的情况自然會大幅減少,再加上人大常委的DQ(disqualify)釋法守尾門,2020年建制派直選議席過半不是夢。屆時立法會就可以更改議事規則,大減拉布能量。到時立法會星期三的會議,不用半天就開完,為何要大費周章搞什麼雙普選?

其二,行政長官代表較廣泛的民意,可以利用民意有望推動更好的施政。

我又試用剛才之「半杯水」理論。部分「民主300+」選委,在林鄭月娥與曾俊華對決之時,不時攻擊林鄭月娥什麼「CY 2.0」、比CY(梁振英)更危險云云;到了林鄭贏出特首「選舉」之後,有「民主300+」的黨派就改口說什麼「疑中留情」、說什麼願意與林鄭溝通討論,甚至林鄭更出席這些黨派的晚宴。這間接證明了,只要北京「強力背書」,以及特首的身段稍為柔軟,泛民主流政黨就不會喊打喊殺了。既然如此,還需要搞普選特首來幹什麼?5年前的特首,未上任已經有人叫他下台;比照今日,現在有泛民政黨大叫「林鄭下台」嗎?

其三,北京要撤回8.31決定,讓市民有國際標準的真普選,真正落實《基本法》應承的循序漸進達至普選的責任云云。

好的,我又用「半杯水」理論。首先,基本法也說過,為23條立法,為何泛民次次又顧左右而言他?其次,關於8.31決定,其實是北京貫徹憲法意志的一個重要法律表述,重申憲法作為中國土地上所有法律的根本大法、作為中國土地上所有法律之母的重要法律象徵,是一個主權意志的貫徹,難道重申中國憲法第31條有關設立特別行政區的法律精神有錯嗎?8.31是給老百姓看的文件,當然寫得比較平民化,沒有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理論說一遍。香港部分自稱是中國憲法的專家都跑去佔中,難道就沒有研讀過憲法作為「根本規範」的權威性嗎?

客觀條件「唔就」 重啟政改只會有口水戰

說到這裏,這些「半杯水」的說法,因為現時社會氣氛稍為緩和而暫時消失在公共空間,但就不代表不存在。一旦重啟政改,這些說法又會再冒出來,社會又再吵作一團。香港要政改通過,就需要立法會三分之二通過。這裏,社會要先有足夠之能量,夾住立法會議員舉手通過。那麼在此之前,市民之間的不同政治陣營,就要先把上述「半杯水」的說法好好地理順。現時客觀條件「唔就」,一旦重啟政改,又只會有一場更高分貝的口水戰而已!

文:王慧麟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6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