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茶:假如再給圖靈二十年

看畢電影《解碼遊戲》,心內激動之情良久不能平伏。雖說電影是基於真人真事,但為了增加電影張力,令劇情更乎合荷里活賣座電影的套路,本片刻意把圖靈描繪成有嚴重社交障礙的天才,同時將破解德軍密碼的功勞偏重於圖靈一人身上。我認為不必執著於電影跟現實的分別,此片開宗名義就不是關於圖靈的紀錄片。對圖靈有認識的人,一早便已了解他的真實故事,而其他人如果因此電影而有興趣發掘更多相關的真實歷史,亦是功不可沒。令我覺得激動的是,一個天才年紀輕輕就掉了性命,假如再給他二十年,世界又會變成怎樣?

圖靈的死,到今天仍有爭議,有說他是受不了化學閹割的痛苦,失去工作能力而自行了結此生,又有說他長期在家中保存化學物,不小心中毒而死,日程還記著假期後的工作安排。不過無論是意外還是自殺,圖靈四十一歲就走了,他留給我們的圖靈機器,被譽為現代電腦的初型;他留下的圖靈測試,到今天仍有討論、研究的價值。我相信如果圖靈沒有受到法律對同性戀者的干擾,他必定會親自將圖靈機器改進,或者創造出其他影響世界的理論。

不過一切都只能是空想,因為圖靈確實受到了干擾。在英國,男同性戀行為在1885年確定為犯罪(如果談肛交罪,更早於1533年已能定罪),至於女同性戀則甚至在法律上不予承認,英國一直到1967年才將同性戀行為合法化。所以,在圖靈生活的時代,單單身為同性戀就是罪(當然現在仍有人說根據聖經,同性戀仍然是罪),不管你對人類、國家的貢獻為何,不管你事業上的成就有多大,同性戀就等於罪犯。這樣的法例在我們現代人眼中是可笑的惡法,但英女皇仍然是等到2013年才以圖靈的功績來特赦他,而且不是完全平反。因為圖靈是根據「當時的法律」來定罪,廢除相關法例只是國家與時並進的過程,現代政府不會貿貿然承認當年政府的「錯」,否則申訴索償就會接踵而來。在電影飾演主角圖靈的演員Benedict Cumberbatch受訪時曾表示,圖靈不需要甚麼赦免,而是英國政府及大眾需要圖靈的原諒。他亦發起要求英國政府為全部受此法律定罪的人發出特赦,讓他們能擺脫罪犯的身分,可見惡法雖除,但抗爭仍然繼續。

既然我們不能再給圖靈二十年,我們是否能走多幾步,盡量避免人們因種種無知無謂的法律、歧視而失去生存的動力,正如電影編劇Graham Moore所講,讓不同的人都能「Stay weird, stay different」,不用扭曲自己去迎合別人、「融入」社群呢?就此,我希望在香港生活的人,不要閉起雙眼就假設香港算是開放社會,同性戀者生活還算不錯,我們要做的是再走前一步,讓所有人獲得真正公平的機會,人們不用為自己的性取向而感到煩惱、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