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文泰訪青山韓陵片石(青山之二)

青山寺有杯渡巖,其內有杯渡神龕與「高山弟一」之摹刻,古字弟即第,此四字之原本,刻於青山頂端之巨石上。

此巨石有韓陵片石之稱,因傳說謂巨石四字,出自韓昌黎之手筆,又傳四字旁另刻有昌黎詩:「兩巖雖云牢,木石互飛發。屯門雖云高,亦映波浪沒。」詩旁題「退之」二字,四詩句出自〈贈別元十八協律六首〉。元十八本稱元集虛,排行第十八,唐代元和年間(西元八零六至八二零年),隱居蘆山,自稱山人,後來任桂管觀察使,白居易〈遊大林寺序〉曾提及元集虛。當年韓昌黎任刑部侍郎時,上表諫迎佛骨,貶作潮州刺史。韓昌黎在往廣州途中,經柳宗元介紹認識彼此,兩者結為好友,同行至廣州,故後來韓昌黎寫詩相贈元十八。韓詩雖談及屯門,學者皆認為昌黎先生並未到過屯門,但韓愈許是聽過杯渡山之壯麗景色,因而以詩詠之。當年屯門乃外國商船補給停泊之重地,番禺府有屯兵於此,此地故稱屯門。杯渡山一名源自佛僧,而韓昌黎則因上諫迎佛骨而遭貶受苦,豈能在貶官中途,哀鬱之際,忽爾登上佛僧之山峰題字?

石刻若非出自韓愈之手,摹其字者乃何人?許地山先生稱,「依《南陽鄧氏族譜》(香港印),此四字係北宋初鄧符協摹退之字刻石」,鄧符協為雍熙乙酉二年(西元九八五年)進士,曾任陽春縣令,「任滿游青山,刻文公字於石上」。當年鄧族由江西移居至粵地,定居岑田(今錦田),鄧符協精通風水地理,於今新界山嶺間覓得多處風水佳穴,遂將祖先葬各穴中,以保祐後人發富發貴。丫髻山之玉女拜堂、元朗之金鐘覆火、荃灣之半月照潭,皆為鄧族之名穴,廣為人知。惟宋朝距今已久,族譜亦無寫明鄧符協所刻之字為何,山頂四字摹刻者為何人,依然存疑。

青山峰頂為巨石,此石因有「高山弟一」石刻及「退之」之題款,而稱韓陵片石。今沙泥半掩四字,弟字亦遭塗污。

金文泰訪青山韓陵片石(青山之二)

杯渡巖之「高山弟一」石刻,乃摹刻山頂韓陵片石之作,建於民國九年。

而今經石梯往青山頂,卻見頂峯巨石「高山弟一」四字已有一半埋沒土中,且其古字「弟」遭胸無點墨之徒以紅漆塗改作「第」,令此石刻今貌,與市井里巷間某些塗鴉圖案近矣。而杯渡巖旁之石刻,則為曹受培於民國九年摹寫再拓印之作,曹氏當時居於屯門晴雪廬。

青山頂「高山弟一」巨石下,建有韓陵片石亭,亭內有碑,碑文由伍華先生所撰,文中記述伍華與當年港督金文泰二遊青山之感。據碑文記載,金文泰於西曆一九二七年七月(農曆丁卯年六月)首次登青山,曰:「丁卯六月,華隨侍車蓋,遊涉青山,憩於曹氏之晴雪廬。于時,日馭舒徐,雲峰奇譎,仁風所被,蒸鬱全消。制軍(註:制軍即金文泰總督)乃降尊紆貴,略分言權,官商雜遝,言笑暄聞,說餅品茶,浮瓜沉李,意甚樂之。乃訂重遊,期躋絕頂。」金文泰總督與眾士紳首次於青山遊覽時,並無登上山頂,登頂之日,在翌年春三月。眾縉紳為紀念與總督遊覽青山一事,後建立韓陵片石亭。亭中碑文撰者伍華先生,乃當年著名建築商人,曾任太平紳士、東華三院總理、保良局顧問。亭內碑文刻於己巳年,故此亭估計於西元一九二九年落成。

金文泰訪青山韓陵片石(青山之二)

金文泰訪青山韓陵片石(青山之二)

韓陵片石亭碑上,刻有伍華先生之文。今觀此亭,對聯橫匾修補草率,亭內碑文亦因風雨沖擦而模糊。

而今登青山頂觀韓陵片石亭,見亭頂及對聯匾額曾以混凝土修補,惜補工草率。對聯云:「峭壁參天,有僊則靈,杯渡百年成韻事。奇峯插地,來源活水,觴流三月屬詩人。」記載金文泰於戊戌年(西曆一九二八年)三月登山頂所見之美景。當年民國政府成立,中原局勢動蕩,香港發生海員大罷工及省港大罷工,司徒拔總督無法平息亂局,英國政府遂委派金文泰出任港督。新總督上任後,香港社會就如伍華恭維之謂:「朞月即已海波恬息,境土艾安,政清民和。」

金文泰訪青山韓陵片石(青山之二)

青山寺而前有香海名山牌坊,「香海名山」四字,乃金文泰於青山寺內親手所寫。

金文泰初來港時,於新界任官,學講粵語和官話,習寫毛筆字,學識甚豐,具士大夫之修養,任總督後,與香港華人士紳結為好友,與新界村民關係亦佳。金文泰與一眾士紳好友遊歷青山後,為誌此事,眾士紳請金文泰於青山寺題字,總督揮毫留下「香海名山」四字。士紳其後請人於青山寺門外建牌坊,刻金文泰之墨寶於其正面,其餘士紳則於牌坊上留字留名。簽字留名者有傅瑞憲(John Alexander Fraser)、周壽臣、羅旭龢、曹善允、梁士詒、李右泉、馮平山、黃廣田、盧頌舉、周堎年、李亦梅、黃屏蓀、李佐臣、鄧志昂、鄧肇堅、伍華、麥遂初、劉景初、何華生、鄧照,列位大人物之名,至今依然為香港人熟悉。

今人回望金文泰在任港督之年日,皆認為此乃舊日香港轉運之時,果是「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故以後每逢香港運勢轉弱時,必有香港人重提金文泰總督之功績,以借古諷今。

附錄:伍華〈遊青山記〉

自來元勳宿將出守雄藩,幄帷所駐,輒於其名山奧區,登臨遣興,泐石留題,以永部民瞻慕摹。如羊叔子之鎮襄陽,筑亭峴首山,至今猶存勝跡。同外古今,當必同茲寄託也。金文泰制軍來鎮香港,朞月即已海波恬息,境土艾安,政清民和。治理休暇,乃思娛情山水,聯歡上下。丁卯六月,華隨侍車蓋,遊涉青山,憩於曹氏之晴雪廬。于時,日馭舒徐,雲峰奇譎,仁風所被,蒸鬱全消。制軍乃降尊紆貴,略分言權,官商雜遝,言笑暄聞,說餅品茶,浮瓜沉李,意甚樂之。乃訂重遊,期躋絕頂。越明年,春三月,乃偕其夫人、公子復蒞茲山。華亦得隨鞭鐙,攀巖越谷,造極登峯,拂袖重霄,振衣千仞,俯瞰溟渤,仰視雲天,無數帆檣,出沒霞外,萬家煙樹,隱約嵐邊。摩挲昌黎高山弟一石刻,知山為此邦之名勝,羣峯之領袖,一覽眾山,皆出其下也。華兩侍清塵,追陪遊衍,知制軍樂易心胸,得此山之遊而愈拓,此山崇閎體勢,得制軍之遊而益彰。閭閻騰頌,山川效靈。爰為文以記其盛。系以銘曰:制軍之德與山同厚,制軍之名與山同壽。地以人傳,人以地傳,期億萬斯年而共垂不朽。

金文泰訪青山韓陵片石(青山之二)

金文泰訪青山韓陵片石(青山之二)

伍華先生之碑文謂:「俯瞰溟渤,仰視雲天,無數帆檣,出沒霞外,萬家煙樹,隱約嵐邊。摩挲昌黎高山弟一石刻,知山為此邦之名勝,羣峯之領袖,一覽眾山,皆出其下也。」站在青山之峯一覽,景色果真如此。

參考文獻:

《新譯白居易詩文選》,臺北市,三民,二零零九年出版。

香港史學會編著《文物古蹟中的香港史I》,香港:中華書局,二零一四年出版。

許地山著,〈香港與九龍租界租借地史地探畧〉(小冊子)。

葉靈鳳著《香島滄桑錄》,香港:中華書局,二零一一年七月出版。

劉智鵬、劉蜀永編《屯門:香港地區史研究之四》,香港:三聯,二零一二年七月出版。

劉智鵬〈香海名山牌坊下的歷史轉折〉,《展拓界址:英治新界早期歷史探索》,劉智鵬主編,香港:中華書局,二零一零年五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