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男被殺與中國的未雨綢繆

金正男大馬遇刺事件至今案情撲朔迷離,在外界的各種猜測中,有一種猜測認為朝鮮是「真兇」。果如此,則中國可能再次因朝鮮而「躺?中槍」。有媒體解讀,金正男和已經被金正恩處決的其姑父張成澤都同中國關係密切。而之前韓國決定部署薩德系統,對中國構成極為嚴重後果,也是朝鮮使然。

不過,以上僅僅是朝鮮對中國局部的有形傷害,更值得注意的是對中國全局性的無形加害,比如顛覆中國賴以立國的整個外交理念。最典型的例子是朝鮮核試驗,朝方不顧中國一再反對先後5次核試驗,令中國不得不與國際社會一道痛加譴責乃至嚴厲制裁;而朝鮮則以中國上世紀60年代同樣從無到有研發核武器自衛為例,表示這是「主權國家應有權力」、「是保衛國家安全的正當措施無可厚非」。不管是當今的朝鮮,還是如今的世界局勢,都與上世紀60年代大不相同,對於朝鮮此時堅持的「國家主權論」,中國外交部等國家功能部門顯然需要與時俱進拿出新觀念新對策。

「國家主權論」可溯源於「和平共處5項原則」(不干涉別國內政等),乃由前總理周恩來1953年會見印度代表團時提出,與新中國幾乎同齡,為各國普遍認可而成為全球通則與中國驕傲,是中國外交之本。中國今天反對朝鮮擁有核武器、主張朝鮮半島「無核化」,某種程度而言乃是國際共識大於個體主權,這一國際共識就是基於核武器的巨大傷害力,無核國家無論大小都應不再發展核武器,從而對「國家主權論」無形中進行了限制與改變。習近平主席近年多次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學說,並在上個月達沃斯論壇進一步闡述,表示各國要「牢固樹立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其要義為:國家發展要有全球觀兼顧他國、要和平發展(崛起)、局部服從於整體。而朝鮮在擁核的道路上愈走愈遠,無疑不利於朝鮮半島乃至世界的和平。

鑑於美國不確定性 中國應做好準備

鑑於特朗普的美國當下的不確定性,對於美國對朝鮮將採取何種行動,包括其徹底解決朝鮮問題(入侵朝鮮),中國亦應做好準備、未雨綢繆。不管金正男的遇刺與朝鮮有無關係,美國對朝鮮的擁核是有其底線的,朝鮮如果繼續在核實驗上一意孤行,美國絕不會對其放任自流。特朗普一旦強硬出手,中國將面臨艱難的兩難選擇,因此必須預為之謀。

文:歐陽五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2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