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改革到了臨門一腳?

北京的「兩會」開得甚是熱鬧,內地金融業也不甘寂寞,讓普通投資者心潮澎湃的事件不斷曝出:保監會、證監會頻頻「秀肌肉」;寶能、恒大、鮮言(投資者)相繼被拿來「祭刀」;改革派官員郭樹清被「閃電」調回北京,執掌銀監會。

年初經濟數據向好,給了北京推進改革的時間窗口,監管層趁熱打鐵,為改革造勢,金融業的改革似乎勢在必行。但內地金融改革真的到了臨門一腳的時候了嗎?

今次金融改革最大關注點在變「分業監管」為「混業監管」,坊間盛傳「三會」(保監會、證監會、銀監會)將要合併。但行政部門的合併,會帶來諸多矛盾和糾葛,一時之間不容易磨合。從政治、經濟、社會各方面穩定的需要考慮,這麼重大的機構變動恐難在十九大前落實。

而今次改革能否達到預期效果,亦未可知。「改革」一詞在內地頗為盛行,每個官員都想在自己的任期內做些重大改變。但「改革」知易行難,最經典的例子是,2016年初,證監會時任主席肖鋼引入的「熔斷機制」,本意是降低市場波動,卻不曾想加劇了市場恐慌,讓剛經歷過災難的股市再次暴跌,出現「千股跌停」的局面,肖鋼本人也被免職。

其實早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北京就已經謀劃金融「混業監管」,但至今沒有實行。而現行「分業監管」的模式下,容易造成暗藏心機者「鑽空子」,即所謂的「牛欄關貓」,去年以「寶能系」為代表的保險資金收購上市公司股權,即是一例。但當資本市場被搞得不得安寧時,監管部門遲遲沒有出手干預,或許正是怕重蹈肖鋼覆轍。

或許北京已有新謀劃

推進金融改革,筆者認為需要改變最多的,應該是監管部門的理念。需要出手干預市場的時候,應有「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的魄力;干預過後,則可「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北京總說「市場化」、「制度建設」,但卻常常陷入「政府什麼都想管」的怪圈。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本來5年一次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至今遲遲未召開。再聯繫到近日財經班底的人事大變動,或許北京對金融改革已有新的謀劃,下一步棋落於何處值得期待。

文:歐陽五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