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毛:站起來 掙脫奴隸的幸福

長毛:站起來 掙脫奴隸的幸福

北京三月暮春,果然乍暖還寒。

「人大」、「政協」冠蓋雲集,華燈映照,會場內外,論資排輩。權貴台上發話,代表台下鼓掌,「人民大會堂」巍峨宏偉,獨缺為首兩字。一眾台上台下,毋須人民授權,就可僭稱代表,主宰社稷安危!

權力亢奮釋放之燠熱,在媒體苟合之吹噓下幻化為特權階級的暖和,「自我感覺良好」,此之謂也。這又令之躊躇滿志益甚,言無倫次更顯。會議中尚能行「以刀叉喫人」之禮,擺出一副文明派頭,會議外則露出一派野蠻嘴臉,大放厥詞,踐踏民權,爭先恐後,旁若無人!本來,港人年年看這活劇,早已對之不屑一顧,但今年適逢香港普選關鍵時刻,毒舌讒言層出不窮,又怎能不感到一股徹骨之寒?

 與張德江的一段往事

沐猴而冠的張德江,於中共權鬥傾軋中官運亨通,不但未按常規下台,反而成為「政治局常委」新貴,大蓋曾任廣東省委書記,竟領「人大委員長」之銜,兼任「港澳小組」組長,繼承黨魁習近平之舊職!先不說他在廣東任內專橫不濟,導致民怨四起。單是關閉白天鵝賓館,逼令住客全數搬走,以供已故北韓獨夫金正日居停耍樂,造成國際哄動新聞,就可思過半!為何如此?不講不知,他的學歷說明一切,原來曾有留學平壤進修之一段緣,又焉能不冒天下之大韙投桃報李?明乎此,則今朝在人大會場內外的一番爛調,又何異小菜一碟?至於他金口一開,港區人大諸代表們應者雲集,交口稱譽,哪大家又何須驚訝?這不就是傳統劇目「丑表功」的再演?尚不明白所謂「馬屎憑官勢」,「有奶就是娘」,說的就是如此這般!

這又令我想到一段九年前的往事。二○○五年九月,剛任特首的曾蔭權為着邀功,以示可以拉攏「泛民主派」贊成「政改方案」,遂向「中央」疏通,建議由之率領全體立法會議員訪粵,由時任省委書記之張德江接見,展開破冰之旅的對話!我因積極支援大陸民運,反對一黨專政,與不少泛民議員一樣,早已同遭拒發回鄉證而不能入境,因之須當局放行始能隨團赴穗。因此,竟然成行亦算是難得之盛事,引起一陣哄動!

一行到埗後入住白天鵝賓館,並隨即於晚上與張德江面談。但當時我一出房門,即被數員自稱是香港民政局之男子阻住去路,指我所穿之T恤有「人民不會忘記」及「王維林阻坦克圖像」,不合大會規定。其背後又有數名身分不詳的大漢撐腰;幾經交涉,仍不放行。無奈,只得回房更衣,換上哲古華拉T恤。但依然被擋於門外之走廊,遭團團圍住而不能邁步。直至我厲聲斥責,聲言即時退團回港抗議,情况才稍有鬆動。又經一輪折騰,這群翦徑客於頻頻詢問指示後,我才在其陪同下,走到會場。

一入會場,得悉採訪記者已成黃鶴,張書記之答問早已開始,始知一輪阻擋之用意,乃是讓我這個異見議員消失於記者眼皮底下,確保不會出現岔子!坐定,心想今趟大概只能陪坐,絕無發言機會!但奇蹟竟然出現,我舉手示意之後,主持范太(時任立法會主席)即讓我發問。

於是,我操着生澀的普通話,向張德江表達我的意見。但不到兩分鐘,他就按捺不住插嘴,想搶住發表一番「偉論」。我當即打斷其發言,表明范太在主持會議,不容他肆意插話。囿於顏面,他不得不少擺長官意志派頭,無奈讓我繼續下去,聽聽我要求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釋放政治犯的意見!

隨後,他以「話不投機半句多」揶揄我這個已早有所聞的「長毛」。不知是否被我「冒犯」而耍耍官威,一講就如「老太婆纏腳布」,歷時竟近半個鐘頭。講完之後有5秒暫寂,隨即有人鼓掌,掌聲愈來愈大,與我發言完畢,一片鴉雀無聲,可謂大相徑庭!

過了不久,廣東省長黃華華總結報告,又替張德江塗脂抹粉凡半句鐘;之後,又是一輪掌聲,大會隨後結束。兩位大官與一眾擁躉寒暄之後,揚長而去!事後,有傳媒好事問及此中箇情,並質疑為何香港立法會議員要熱烈鼓掌,以示讚許其大陸官員反駁之言論,何以厚此薄彼,親疏有別之餘,更迹近拍馬屁?好事者更尋根究柢要找出鼓掌群英!當時中央政權尚未如今日權大氣粗,不敢動指手劃腳動輒訓斥港人,因此,一眾擦鞋童只是支吾以對,不致於爭相承認,醜表其功!

 硬刀子與軟刀子

勢殊事易,今日張德江更上層樓。所得之必然吹捧更甚,因之訓話更為齷齪可鄙。就如城中首富李嘉誠,亦不得不頻頻粉墨登場,廣受不同傳媒採訪,時而貶乏和平佔中,時而擾斥港人民粹;曰「兩會」權貴狙擊殺氣騰騰,狙殺「公民」提名、「真正普選」的硬刀子,這類軟刀子更見狠毒陰柔!「超人」這一着也真「高明」,既能盡顯於「兩會」批鬥「普選」,有「身雖不能至,然心嚮往之」心迹,亦可氣定神閒,毋須拋頭露面,不若另一地產富商遣其子大罵「港大民調」於政協會議,變成城中過街老鼠!

由此,我又想到四十五前的往事。一九六九年四月,中共召開「九大」,收拾文革權鬥遺留下來的爛攤子,誅滅異己之餘,亦須政治分贓。暴君毛澤東以勝利者姿態,宣布「九大」是一次「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簡單來說,就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人人都要歸邊站隊,跟着毛澤東一伙逼迫異己。

 爭普選眼中釘 佔中肉中刺

今日中共已無革命光環,但財大、權大之跋扈,卻比當日更甚,其踐踏人權、自由、民主之嘴臉,卻更為赤裸裸。港人爭取普選之訴求本已是眼中釘,揭櫫「和平佔中」、「變相公投」之手段,更屬肉中刺。於是,人大、政協兩會就有若四十五年前的「九大」,要把山寨王的嘍囉們集結起來,一齊公開強姦民意,抹黑普選抗爭,踐踏港人尊嚴,此所以,由張德江、王光亞、張曉明京官領唱,城中富豪、保皇縱隊,以至由林鄭擔綱的「三人組」,都要開大喉嚨,以不同音調唱讚歌,用各種步韻跳忠字舞,用大小刷子抹黑抗爭者。

這邊廂,喊殺聲震天,劍及履及,但另一邊廂,卻是呢喃自語、不議不決,由泛民主體組建的「真普選聯盟」,竟然至今尚未能就「公民提名,不可或缺」之基本立場,取得根本義無反顧、原來唾手可得的共識,與當權者政權圖窮匕現、沆瀣一氣的猙獰一比,又如何領導香港人認清現實,準備鬥爭?

 為紅豆湯出賣長子權的傻瓜

無論泛民諸君,抑或「佔中三子」至此再有幻想,簡直與虎謀皮,自甘作賤。自從上世紀80年代蠭起的民主運動,以致蛻變為今日之泛民主派,都應明白普選的定義,最起碼就是在提名、參選、選舉三個環節上,都應該貫徹普及而平等的原則,以「提名委員會」篩選候選人,就是欺騙民眾的假普選,「公民提名」之議,本就是一個讓步,再退一步,就等於聖經裏為一碗紅豆湯出賣長子權的傻瓜!二十多年爭取普選的群眾,不論以投票、遊行、集會、捐款以致冒險犯難,都是為此奮鬥,而我從未聽過任何泛民政黨、個人曾經公開轉軚,表示放棄這些原則,哪又為何在關鍵時刻,老是不敢名正言順,重複過去說過千遍的誓言,倒反躊躇滿志,以為可以用「公民推薦」等折衷方案,變相為當權者背書,誤導群眾走上被騙的談判歧路,若然如此,以「和平佔中」爭取「公民推薦」,又豈非運動群眾,為假普選蓋上一個橡皮圖章?

「既然我們是人,就要活得像個人樣,站起來,掙脫奴隸的幸福!」

丟掉幻想,準備鬥爭!

文 × 長毛

編輯 馮少榮

fb﹕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