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匱乏指數

扶貧委員會在2013年的扶貧高峰會公布本港的首條官方貧窮線,採用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作為貧窮線。高峰會亦發表了一份長達160頁名為《2012年香港貧窮情况報告》,詳述貧窮線的分析框架、貧窮線的局限和制訂貧窮線的其他技術性細節。報告提到「扶貧委員會認為作為制訂貧窮線的第一步,制訂相對貧窮線是合適的做法」。言下之意,制訂貧窮線將會有第二步、第三步,一直發展下去。而且「委員會決定以住戶收入作為量度貧窮的標準,在未來可再就其他標準量度貧窮作出詳細的可行性研究」。但是已經過了4年,委員會仍未定出以其他指標為本的貧窮線。

兩成八長者活在貧窮線下

其實報告中已經提出由於貧窮線以收入作為量度貧窮的指標,並無考慮資產的因素,因此有一些被界定為「貧窮」的長者,其實可能是「低收入、高資產」的。另一個國際上認可、直接量度生活水平的貧窮線是「匱乏指數」。筆者於去年用面談方式訪問了2339名60歲或以上的長者,了解他們的生活水平。結果顯示超過一半長者認同我們列舉的28項為本港生活必須條件,只兩項例外(見表1)。而在28個基本生活水平項目中,超過一成長者因不能負擔而沒有擁有9個的基本生活水平項目;有2項是關於衣食的,3項是關於醫療的,亦有3項是關於社會聯繫的。筆者將每一個長者因負擔不起而沒有的基本生活水平項目加起來,便是他們各自的匱乏指數。根據學者Peter Saunders的方法,我們發現匱乏指數超過4的,便應界定為「貧窮長者」。依照這個定義,本港有約兩成八長者生活在貧窮線下,情况令人關注。我們亦發現匱乏指數和其他客觀和主觀的經濟狀况指數的相關性非常高(表2)。

量度貧窮標準何時才可改善?

研究亦發現本港長者匱乏指數平均數是2.96。獨居、未受過教育、沒有應急錢、領取綜援、沒有就業家庭成員和住公屋的長者,他們的匱乏指數都顯著較高(表3)。最後筆者希望指出,根據匱乏指數界定為「貧窮」的長者,只有6.7%擁有超過50萬元資產;但是以入息界定為「貧窮」的長者,有兩成九擁有超過50萬元資產(表4)。結果顯示,相比起以收入為量度標準的貧窮線,以匱乏指數界定的貧窮線,更能排除「低收入、高資產」的長者。第四屆扶貧委員會高峰會已在10月15日舉行,但究竟我們量度貧窮的標準,何時才可以有所改善呢?

文:周基利(香港教育大學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講座教授)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