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實驗

星期天上茶樓,以自己為觀察對象。從前飲茶,會有衝動買份報紙,享受一盅兩件、水滾茶靚的悠閒,若桌上沒有報紙,絕對是缺欠。

但到今天,發現自己已失去買報紙的意欲,首先是負擔重,一份報紙看不完要拿走,一路上都要拿着,沉甸甸是個重擔。其次,怕弄髒手,吃東西不衛生。

奇怪了,這些問題以往都不會困擾我,報紙安安分分仍是一疊報紙,為何突然會變成負擔,又令人覺得髒?

環顧四周,拿着報紙看的人已不多,連老人家都不看報。星期日早上的茶樓都無人買報紙,平日擠迫的地鐵車廂裏更不消提。

像要做實驗似的,這兩個月停止訂報,要重新訂立閱讀習慣。訂報多年來,每天看完一份報紙是個責任,這責任一旦消失了,人便失了方向。

今天只要按下手機,想看多少新聞都可以,早上要知道當日的頭條並不難。不同報章的手機應用程式,令我不必只限於看一份。

此外,用電郵訂閱報刊的電子報,好文章便源源不絕送到電郵戶口中,只要有時間,不愁沒新聞看。

初步觀察,放棄報紙後,我發覺自己看大篇幅評論文章的數量大減。在報紙閱讀長篇文章沒問題,但轉用手機閱讀後耐性減低,尚未能在那裏建立讀長文的習慣。

另一個比較惱人的問題,是媽媽不好意思在孩子面前長時間用手機閱讀,那不是好榜樣。做母親的常責怪子女看手機,若自己又埋頭埋腦地看,豈不自打嘴巴?

手機不利中年人閱讀,眼睛受不了,就是用平板電腦看,屏幕的藍光始終刺眼,尤其在臨睡前,藍光令人失眠,於是我寧願看書。由報紙移民到電子界面,尚在適應中。

文:陳惜姿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5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