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忠誠反對派」爭議的幾點回應

本人8月24日在《明報》發表〈溫和泛民出路不在激進而在做「忠誠反對派」〉的文章,兩天之後,港澳辦副主任馮巍南下與民主黨高層會面交換意見,引發香港社會對「忠誠反對派」的討論。對於香港來說,無論是概念上還是實踐上,「忠誠反對派」都是一個新課題,有必要探討。在泛民綑綁否決普選方案對於前路處於一種徬徨狀態之際,從關心泛民尤其是溫和泛民前途的角度,深入討論「忠誠反對派」的問題,當然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需要留意的是,現時有些討論存在扭曲或「染紅」「忠誠反對派」的問題,需要認真回應。更加重要的是,中央希望溫和泛民做「忠誠反對派」,絕不是擺姿態、說說便算,而會有實質的推進行動。對此,希望溫和泛民能夠有良性互動。

 「忠誠反對派」不是建制派

「忠誠反對派」源於英文「loyal opposition」。早年在英國或其他英聯邦地區的國會中擁有最多議席的在野黨,稱為「Her Majesty’s Loyal Opposition」,即「女王陛下的忠誠反對黨」。這些在野黨反對執政黨的執政綱領或政策,但忠誠於王室及整個制度。可以說,尊重憲制是「忠誠反對派」最本質的特點,這一共性在西方和香港沒有分別,否則就不能稱之為「忠誠反對派」。

有人說,香港的「忠誠反對派」也可以稱之為建制派的一部分。這種說法並不正確。即使溫和泛民成為「忠誠反對派」,那也是反對派,而不可能是建制派。「忠誠反對派」與建制派,至少有以下3點區別:

第一,「忠誠反對派」雖然尊重憲制、尊重「一國兩制」,但對「一國」的社會主義制度的看法,與建制派有很大的不同。建制派對於共產黨領導的國家制度通常採取認同或理解的態度,主張加強香港與內地的交流融合,鼓勵香港市民多了解國家的制度和各方面的發展。「忠誠反對派」則不同,其對於共產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最多只限於「尊重」、不反對,但不會認同,不會輕易表示理解,而且往往會在法制、民主、人權等問題上提出種種質疑,對於兩地交流的態度也是步步為營,甚至持有抗拒心態。

第二,在香港的民主發展問題上,「忠誠反對派」與建制派有極大的分歧。溫和泛民即使以「忠誠反對派」的取態對待政制發展,但在是否及如何遵循「循序漸進」、「實際情况」原則以至行政長官愛國愛港的問題上,都會與建制派出現極大甚至是激烈的爭議。

第三,在是否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問題上,「忠誠反對派」與建制派的取態也不相同。香港的政治派別不是以社會成分來定位,而是以與特區政府的關係來區分。所謂建制派,就是指在基本政治原則和重大施政問題上,對特區政府基本上採取支持態度的派別,反對派則與之相反。「忠誠反對派」「忠誠」的是憲制,而不是特區政府的重大政策。他們對特區政府的施政往往會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採取不支持以至反對的態度。

顯然,說「忠誠反對派」可稱之為建制派的一部分,既不符合事實,也可能會「嚇怕」那些不願成為建制派或者怕被人標籤為建制派的溫和泛民人士。這種說法不利於推動溫和泛民成為「忠誠反對派」。

 「還政於民」昧於現實 另有所圖

有人說,「忠誠反對派」的說法本身來自民主政治,先決條件是「還政於民」。持這種說法的人,或者是昧於香港的政治現實,或者是別有所圖。說起「還政於民」,經歷過香港回歸歷程的人並不陌生。當年,英方獲悉中國決定於1997 年收回香港後,立即實行戰略轉軌,於中英談判前,匆忙啟動代議政制改革,搞所謂「還政於民」,企圖將香港變成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以對抗「還政於中」。在中方的強力反制之下,英方「還政於民」的圖謀落空了。

有人現在將所謂「還政於民」作為「忠誠反對派」的先決條件,以此來說明香港不可能有「忠誠反對派」。這顯然是不肯正視香港不可能成為獨立政治實體,而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的現實;同時也顯示有人仍然寄望香港能夠「還政於民」,成為獨立政治實體。這當然是不可能的。「還政於民」早已被丟進了歷史的垃圾桶,但「忠誠反對派」卻可以而且應該在香港成為現實。

 探討「忠誠反對派」的空間與路向

中央很清楚,泛民在社會上有一定的代表性,在立法會有一定數量的議席。這是香港的政治現實。中央願意面對和尊重這個現實,希望能夠與泛民中認同「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人士溝通,包括爭取民主的問題都可以交換意見,以推動溫和泛民成為「忠誠反對派」。那麼,溫和泛民為何不願面對香港實行「一國兩制」的現實,做「忠誠反對派」?這是溫和泛民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溫和泛民轉化為「忠誠反對派」,肯定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對自己對香港以至對國家,都有好處。當然,「忠誠反對派」的發展空間究竟在哪裏,這是一個需要探索的問題。中央希望「忠誠反對派」發展成為泛民的主流,當然會有具體的跟進行動,問題在於泛民如何回應。

有人問,溫和泛民成為「忠誠反對派」之後,將來有沒有機會做普選特首?這個問題看起來很「尖銳」,實際上並不難回答。中央強調特首必須愛國愛港,但中央從來沒有講過凡屬泛民陣營的人士都不符合愛國愛港的標準。這也就是張曉明所講的,沒有「一竿子打沉一船人」。如果溫和泛民成為「忠誠反對派」,其代表人物符合愛國愛港的標準,能夠得到基本法規定的「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成為候選人,並在普選中獲勝,當然有機會成為普選特首。問題的關鍵在於,溫和泛民需適應「一國兩制」之下的制度安排,而不能要求制度「順從」泛民的要求。

作者是全國工商聯副主席、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