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考試,我想說的是…

1. 從「學而優則仕」談起

在華人社會,「學而優則仕」傳統深厚。古人認為,只要努力在考試上,就會得到世代壟斷財富的權力。亦因此有不少士人畢生皓首窮經,不事生產。我們經常批評是「考試制度殺人」,然後洋洋萬字詳述考試之惡。

但是,「學而優則仕」思想形成的社會條件,是背後巨大而深遠的社會經濟結構問題。古代只要一人做官,其所群帶的利益,足以惠及全族數代。你創業致富?經商致富?對不起,在官僚龐大的貪腐網絡中,這些利,都是九牛一毛。因此,人人都認為把努力投放在為官的考試上,比起用力於其他方面效益大得多。

因此一味批評考試制度毒害士人,其實是隱沒了潛在的社會經濟制度問題。

2. 「改革考試」是偽命題

同樣地,我明白考試對香港學生的壓力很大。可是香港學生考試的壓力,從來都不在考試本身。如果計考試本身,以前會考,高考篩選比現時更嚴格。在兩大(中大,港大)時代,大學入學率甚至比現在更低。而且畢業後進修途徑,更遠遠比現在少。若果考試壓力來自考試本身,那現在的學生應該是最沒壓力的一代了。不過這明顯不是事實。

事實是學生的考試壓力,並不在考試本身!而是在於背後的就業前途問題。

以前縱然升學不易,但由於經濟結構多元,人人都可以按自己能力找到生存之路。讀大學的,可以選擇進入大公司一展所長,也可以當個教師作育英才。讀不到大學的,只要勤勤懇懇,要晉身中產也不是夢想。所以那時升學條件再差,考試再難,篩選再嚴,學生反而壓力較小。

相反現時香港產業單一,年青人普遍貧窮,無論如何努力,也很難在高地價高物價的社會下生存(記住!只是生存!)。除了是考公務員,或是從事投機炒賣的行業外,其他行業都一潭死水。所以學生把對就業前景的恐懼,投射在考試中。因此考試再易,升學再易,也不能為他們減壓。

所以「考試本身」和「考試壓力」二者,不是直線的因果關係。企圖通過「改革考試」來解決「考試壓力」都是偽命題!(至於政府是否有心透過改革考試,轉移市民對社會經濟制度的視線,則不得而知。)

3. 解決考試壓力?請循其本,改善施政

現今很多評論仍然集中在考試本身兜圈。永遠只是在這惡性循環中:

「考試壓力很大」>「要不要廢除考試?」>「如果廢除考試,應該如何篩選人才?」>「如沒有更好篩選人才方法,那考試就是必要的罪惡」>「如何改革考試?」>「考試壓力很大」

反而形成考試壓力的社會經濟背景,如產業單一,地產霸權,土地政策等,往往被忽略了(例如梁實秋學通中外古今,其談及考試的文章,往往都是膚淺可笑。)所以,考試制度往往成為了失衡的社會經濟制度的替死鬼。

如果要令學生沒有考試壓力,很難聽的也要說:不能脱離政治。

作者:無崖,80後教師,深信學科無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