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麗珊:麻木

特區政府的政策是不用講道理的,某些人彷彿要將香港由國際城市變成內地二三線城市,明明是一國兩制,公帑支薪的人理應維護兩制,而非只求權力,不講道理。

試問世上有哪個先進城市要求清白的人上班前先要去警局證明自己清白呢?

就當我孤陋寡聞,我只知道特區政府如此。掌權人以虛偽的私隱為理由保護曾犯法的人,然後勉強不曾犯法的人證明自己清白,普通法不是假設人人定罪前都是無罪嗎?

特區政府推行「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申請以來,每個申請人要付一百一十五元,真是大筆收入。現已有近十萬人申請,這十萬人是清白的,問題是校園風化案數目可有下降呢?

試藥要測試驗證,但荒謬的政策就是強推下去,不會檢討錯誤,唯一得益的是有性罪行定罪而早已入職的教師和補習教師。

不少學校強迫新入職教師、代課教師和興趣班導師「自願」(自願兩字是假的,因為不做就不會獲聘)申請「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矮化教師,令人漸漸麻木。叫你做就做,唔好問點解。

不少公職人員是律師,卻不理會欺凌市民的惡法,在這樣的環境下,一人一票又如何?

[關麗珊 facebook.com/kwanlaishan]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