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紀宏﹕行政權力不能退讓

「特朗普時代」將進入第200天,上周是他就職以來最「艱難」的一個星期:法案通不過、人事問題一團糟。他一意孤行,原因是手上確實有可以使用的權力。反觀香港,行政長官任命副局長,同樣有她的權力;如果受到某部分人的非議就「棄械投降」,今後5年也甭想有效管治。

白宮發言人斯派塞辭職,特朗普任命斯卡拉穆奇為通訊主任;僅10天又將斯卡拉穆奇「炒魷」。連帶撤換白宮幕僚長、司法部長是否辭職等等,人事問題令特朗普纏身。這個重要的信號在於,他跟共和黨內各個派系的關係,已經迹近「攤牌」階段,原因還追溯到之前特朗普任命他的女婿庫什納為白宮高級顧問,引起不絕的非議。

特朗普跟議會和司法部門的關係也受到挑戰,為了廢除奧巴馬醫改政策,他三度要求表決都遭到挫敗,但他要議會就範的決心不改。特朗普是上任短時間內發出最多行政命令的總統,其中旅遊禁令就屢遭法院挑戰。

有人建議特朗普要收斂,否則今後的執政將會舉步維艱。但熟悉特朗普的人都知道,如果他肯聽意見一改風格,他就不是特朗普。美國的憲制賦予總統很大的行政權力,他不惜跟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鬧騰,也會堅持使用他手上的權力,這種做法不單單是個人風格問題。

香港無論從任何角度都不能跟美國比,只有民主派認為香港可以抄美國的制度不說,但民主派卻不承認行政長官的行政權力,在副局長人選問題上諸多阻撓。行政長官如果「舉手投降」,實質上就是放棄手上的權力。先不說行政主導能否貫徹,她今後5年就只能一退再退。遇難即退,以後各種政策的推行,也會被反對派得寸進尺,有效管治也會淪為空談。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8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