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港獨蔓延 首在社會

今年的暑假最吸引媒體報道的校園事件,竟然是有宣稱來自十幾間學校的中學生,各自成立所謂的「港獨fb關注組」,以推動在校園內進行港獨活動。畢竟校園是一個供青少年學生學習的場所,有別於其他社會場合,同時港獨又是明顯違反《基本法》和其他相關法例的行為,而中學生又屬於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士,箇中爭議的分寸拿揑、尺度掌控,可以說比校園以外的成年人社會來得更加複雜。

沒適切鋪墊 論港獨反增傳播機會

校園港獨第一個爭議的焦點是:如何區別校園港獨到底屬於言論自由,還是推動港獨?先對這個話題按下不表,另一個現象反而更值得留意——今天不少反對派人士一面宣稱自己「反對港獨」,但另一方面又強力表示「要尊重校園內討論港獨的言論自由」這種欲揚先抑的政治語言修辭,彷彿顯得這些反對派很大度,但在面對在校園內推動國民教育議題之時,反對派這種「大度」馬上就會變臉:國民教育是洗腦,必須徹底拉倒!在這個時候,「言論自由」這面旗幟就馬上被反對派徹底扔掉。到底這是宣揚言論自由,還是純粹的政治站邊?反對派的論述伎倆,從來都是「凡是派」:凡是有利於客觀認識國情和促進陸港兩地交流發展的教育項目,就以「洗腦」抹黑之;凡是有利於惡化兩地關係和固化香港青少年自我封閉心理的政治動員,就以各種名目的「價值」、「自由」來美化之。一言蔽之,在整個基礎教育都存在割裂香港與整體中國歷史文化聯繫的惡劣傾向之下,沒有適切的國民教育和歷史教育來作預先的鋪墊免疫,校園之內討論港獨,反而變成增加港獨論述的傳播機會。

課堂教學能否提港獨?過度簡化

第二個爭議的焦點是:那麼教師到底能不能在課堂教學上提及港獨呢?這不是「能不能」的問題,這是提及港獨究竟所為何事的問題、這是提及港獨時秉持何種立場的問題。能不能提及,這只是一個過度簡化而不無誤導的說法。如果直接說「不能提及港獨」,彷彿是損害了言論自由和教學專業。但是如果把「不能提及」的主題從港獨,改為諸如發表女性歧視、種族歧視、宗教歧視之類言論呢?相信幾乎沒有任何人會認為這是言論自由和教學自由。反對派似乎很強調在《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中鼓勵學生獨立思考和培養民主精神的條款,卻往往刻意淡化了在守則中第二章2.6「對公眾的義務」中,第1項表示「應尊重法律及社會接受的行為準則」及第3項表示「應以身作則履行公民的義務」。港獨違反基本法和其他相關的刑事條例,這一點已經是毫無爭論餘地的了。鼓勵學生獨立思考和培養民主精神的一個前提,應該首先是培養學生守法意識、應該是在遵守基本法和法律的基礎上來進行相關的教學活動,而不應假「自由民主」之名而縱容傳播違法的觀念意識。正如即使沒有任何歧視女性、歧視種族、歧視宗教的違法行動,但總不見得可以在課室內大肆宣揚這類違法行為的觀念意識吧。

第三個爭議的焦點是:在校園甚至在課堂之內,如何有效遏制推動港獨呢?這是一個執法問題,而且幾乎是一個不能有效執行的執法問題。為什麼這樣說呢?一來在校園之內,青少年學生是未成年人士,即使違反別的法律,社會總是抱持相對寬容的態度來處理。二來在校園之內幾乎是無法有效取證的,正如律政司長在4月23日的講話中提到,港獨涉嫌違反4方面的法律:第一是《公司條例》,第二是《社團條例》,第三是《刑事罪行條例》,第四是其他方面的刑事罪行。尤其第三第四兩方面法律,是刑事性的,是要刑事檢控的。換句話說,就是對法律取證要達到毫無疑點(beyond reasonable doubt)的程度。可這在校園和課室之內,怎麼可能有效執行得了?怎麼可能有效取證?如果裝遍CCTV(閉路電視),則有違私隱條例(尤其在課室之內);如果鼓勵師生相互舉報,則更加是完全扭轉了學校本來應有的和諧校園氣氛,對教育的負面打擊可以說是不可估量的。那麼該怎麼辦?

真正有效的做法應該是,政府執法和律政部門應該坐言起行,根據上述提及的4方面法律,從大處着手,依法打擊社會上堂而皇之公然煽動和推動港獨的個人和組織行動。社會「大獨」不禁,校園「小獨」難禁;社會「大獨」能禁,校園「小獨」自止!

文:鄧飛(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主席)

(編按:港獨議題近期成為城中熱門話題,在校園內如何對待港獨話題也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港獨思潮是如何萌芽和興起的?港獨思潮為何會成為當今社會的熱話?它與當今香港社會的政治經濟狀况有怎樣的關係?政府限制主張港獨者參選,以及限制港獨理論在校園傳播的措施是否有效?這些問題,都是市民揮之不去的疑問。《明報》觀點版邀請了各界人士撰文,期望展開一場平和理性、擺事實講道理的討論,以增進讀者對此議題的了解。開學在即,我們從「校園與港獨」專題作為開端,希望逐步帶出更寬闊的視角。)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