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金權性內幕》後感——法治又如何?

在飛機上看了韓國電影《金權性內幕》(The King),講的是韓國檢察官腐敗的故事。

電影中的最高檢察機構,掌握了不同人物、企業、組織的秘密資料,為求達到目的選擇性檢控,例如要扶植某個黑幫組織,便針對性地不斷檢控對頭幫會,把主要人物送進監獄,間接瓦解對方的勢力。

男主角少年時本來崇拜黑社會,在某場合中見到真正的權力掌握在檢察官手上,才苦念法律,立志成為檢察官。

我對法律全無認識,只知在法治社會是有選擇性執法的情况,簡單如警察抄牌,如果我得罪了公司附近的巡警,我的車泊在街上,可能天天收到告票,但如果沒有得罪對方,會與其他車主一樣,可能平均一個月收兩張告票。投訴執法者偏私嗎?很難證明,因為執法權在他手中,除非有證據指對方收受利益。再投訴的話甚至會連累其他車主,人人天天接告票。

我不清楚檢察程序,只知要對付或放過某些人都是可能的,法律是由人來執行,人有自己的判斷,也會有偏差,即使有種種機制去監管,亦無可避免出現問題,我不相信目前已有完美的法律體制。

法律是人制訂的,立法機構被控制,也會通過一些惡法,世界上有很多地方都存在一些其他地方認為不公平的法律。當然,法律也有不同的解釋,因為無論怎樣仔細的文字也不可能描述到所有可以發生的情况,同一段文字,理解也有不同,解釋權在哪方就哪方話事。

我相信法治,但法治並不完美,法律面前理論上人人平等,執行起來未必如此。精通法律的人同樣未必一定是對的,法庭需要陪審團作裁決,正正說明識法律不是代表一切,判決應該由一些普通人來作主。普通人用什麼作標準?或多或少會基於本身的良知。

我對法治不再有任何期望,真正讓人活得好的是仁治,但絕非人治。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22日),原文題為〈法治又如何?〉,現題為評台編輯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