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免費牌照無人要

鳳凰衛視放棄申請免費電視牌照,一點也不意外,因為睇無綫現况就知無得做。

免費電視市場搞到今時今日環境,不能不怪香港的廣播政策落後,應發牌時不發牌,到肯發時已經無人想要。

連小學生都識什麼叫有競爭才有進步,亞視玩完之前,無綫已經走下坡,真的已到藥石無靈的階段,只能把持續下滑的收視偶然扯高一下,或者阻一阻它的跌勢。

免費電視真的無得玩?我們的收費電視一樣慘情,香港人畀錢又不看,免費又不看,真的那麼奇怪?七百幾萬香港人晚晚電視黃金時間在做什麼?

Netflix賺錢,並且已開始投資拍不會在大銀幕放映的電影,只會在Netflix看到,而且也開始在不同地區投資拍當地劇集,怎可能說收費電視無得做?人家個個月收你幾十元,卻愈來愈多用戶,明明用其他侵權盒子免費看到的,都大把人願意付費收看,證明有好內容,叫人付錢是可以的。

我們的本地收費電視,雖然已做到了OTT的功能,很多精彩內容想什麼時候看都可以,分別在自家製作的節目好不好看。互聯網對電視市場的打擊,是讓大家知道電視牌照已沒什麼價值,舊頻道的慣性收視終於被一步一步摧毁。

如果沒有打算製作獨家內容的話,拿什麼免費收費電視牌照都是多餘的,無牌照反而更自由,想投資電視台不如投資內容製作,豐儉由人,只要有好的創作,一千幾百拍條片放上網可能多人看過一百幾十萬拍的老土電視劇。

這是創意的年代,大把平台可以發表,不用通過電視台來給大眾娛樂。免費電視不是無得做,最大問題是人人可以做,無綫的對手不是ViuTV,也不是奇妙電視,是隨時可以在互聯網上通過盒子或手機收看的免費或是收費節目,包括無綫自己推出的myTV SUPER。

我們電視市場最大的問題是節目內容愈來愈局限在上一代電視觀眾口味,面對新的互聯網世界,力不從心。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