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成熟的觀眾

有兩位韓國演員只要是他們演的戲我便會看,不管是什麼題材或誰導演的,一個叫宋康昊,另一個叫崔岷植,幾乎都沒令我失望。

兩年前陪一個導演去韓國談合作,導演想邀請幾個英俊的韓國男星演出,韓方製作公司老闆在我旁邊低聲問我:「你們有沒有想過找韓國有票房保證的男星演出?」他說有好票房的,都不是那種靠臉蛋賺錢的明星。

香港正上映的《逆權司機》是宋康昊主演的,他之前也演過一部《逆權大狀》,兩部片在韓國都有超過一千萬人次觀眾入場欣賞,超賣座的,這種內容的戲也可以賺大錢,證明韓國電影市場的成熟,觀眾不是只入場看靚仔靚女明星。

我頂不順韓劇,從以前的《藍色生死戀》到現在,沒法追完一部劇,但韓國電影我很喜歡,尤其看到那些韓國「小鮮肉」在裏面幾乎全演反派,殺人放火強姦什麼都願演,而且個個演得不錯,不顧形象,佩服到不得了,對他們的印象也大大改觀。

這些年接觸過不少中港台的偶像明星,希望他們在銀幕上有點突破,幾乎全都為了保護形象而拒絕,經理人會說他們手上有多少個廣告,或者未來有什麼唱片和演出,不想形象上有衝突。

我問對韓國演藝圈有多點認識的朋友,為何韓國偶像都夠膽演破壞形象的戲,答案是電影觀眾批評他們不懂演戲,形象會更差,可見演藝行業要進步,必須與觀眾一起進步,不能單方面改變步伐的。

《逆權司機》是說上世紀八○年的光州事件,按理九十後甚至是○○後的主流年輕觀眾是沒有什麼共鳴的,但事實證明戲拍得好,演員演得出色,便有產生共鳴的力量。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0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