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派錢更公平

雖然身邊的朋友都不支持政府在巨大盈餘下直接派錢,但我覺得這是最直截了當的方法,公平又簡單。

近千四億盈餘,主要來自低估了的賣地收入和印花稅,即是說市民捱貴樓住蚊型單位和劏房等等居住困難,造就了一個富裕的政府。換句話說,近年的盈餘是建築在市民居住的痛苦之上。

聽到高官之前表示有大膽創新的理財觀念,一洗過去守財奴的做法,還抱過一絲希望,可惜新預算案公布後,又不見創新到哪裏。

把盈餘分配到最需要的人身上,這句話聽上去永遠是對的,但誰是最需要,分到幾多才叫滿足,其實人人想法不同。曾有個電影公司老闆對我說,你應該有錢過我,我說怎可能,他問我有欠銀行錢嗎?我說還有車未供完。他說銀行今天如追你數,你一定夠錢還,但若銀行今天要我還清欠款,我根本不夠錢。這並不是沒錢的人心中比有錢人富有的說法,是表面看似不需要的,隨時是更需要。

窮人破產的機會比有錢人低,是事實。到底誰有幾需要錢,不是分類的,也不是由別人決定錢如何用,最公平是把錢交給所有人讓大家自行決定如何花,這也是面對一個被嚴重分化的社會最簡單的資源分配方法,也是最能讓大家消消氣的做法。

上次政府派過錢,雖然有些人不需要用,但他們可以自行決定把錢捐給哪個慈善機構,也可以送給身邊比他們更需要的人,最重要是由我們自己決定如何用。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3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