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MC Jin,你有freestyle嗎?

早幾天路經報攤,瞥見有雜誌以劉曉波為封面,控訴一顆良心(被)逝去;旁邊一本雜誌,則惡搞大陸藝人吳亦凡,以及他在電視節目《中國有嘻哈》的精警金句「你有freestyle嗎?」兩個封面,兩種中國,畫面有點震撼。

《中國有嘻哈》,大陸視頻網站愛奇藝(在參考韓國同類節目後)自製的Hip Hop音樂大騷,與近年流行的《中國好聲音》等選秀節目形式近似,請來各方Hip Hop好手到電視台比試,選出最優秀一位。節目至今播了四集,內容不算太多人討論,反而是當評判的大陸藝人吳亦凡,因在節目中不時裝模作樣地問參選者「你有freestyle嗎」,而引起網絡熱話。藝人紛紛調侃,金句連同節目,慢慢滲抵香港。

坦白說,作為香港文化的死硬擁躉,我對大陸的電視節目,一直存有戒心。但不得不承認,近年中國式流行文化早已化身高鐵,移動邊界,滲透窗戶,爬上封面,俘虜人心。

某程度上,這是時勢使然。近兩三年,電視前的香港百姓這邊廂強忍「視帝」陳百祥霸佔黃金時段,挑戰人類演技下限,那邊廂翻開娛樂版,卻見香港藝人足迹遍佈各省市電視台,陳奕迅擔任音樂評判,苑瓊丹參演真人騷……如今消失於公眾視野的香港明星,大多在上面佔有一席之地,聲價十倍。這星期,黃浩收購《壹週刊》,聲言要重辦《忽周》、復興狗仔隊,我倒在想——當香港娛樂圈被大陸掏空成為鐵一般事實,除了《東張西望》六線主持出軌,本地娛記還有可能挖到什麼大新聞?

時勢在變,再鍾情本土的觀眾也在變。這幾年不少香港歌手,由鄧紫棋、謝安琪,到李克勤、容祖兒,紛紛亮相大陸舞台,投入(香港缺乏的)音樂大騷。香港百姓的迴響,最初是激烈反彈,自挖雙目,高呼杯葛,及後習以為常,嘲弄者少了,有時甚至對香港歌手寄以幾分同情——近日又有新例。

不少香港百姓近來留意到《中國有嘻哈》的存在,除了因為吳亦凡金句,還因為MC Jin(歐陽靖)戴上金色面具,化身HipHop Man亮相節目,一鳴驚人。6月中才首次用微博的他,一個月後已有80萬粉絲,名字搜索量於一眾港台明星中排名第一,不少大陸網民慨嘆以往從不知香港有此等高手。如今比賽未完,當日鄧紫棋衝出香港,橫行神州,直奔宇宙的神話,似乎在MC Jin身上逐步重演。

MC Jin走紅,有人為他高興,也有人嘆息香港人再次「走寶」,總要等到藝人離開本土大展拳腳,才懂得欣賞對方。老實說,香港捧不出明星,我認為是時代轉變的結果、主流媒體的責任(詳情請向TVB及其唱片公司查詢),錯不在大眾;但這幾天翻揭舊訪問、舊報道,我又要承認,對於這個出道多年的HipHop Man,我和香港大眾的認識,向來相當膚淺。

MC Jin,一個典型ABC,在美國邁阿密長大,於黑人圈子打滾,其後舉家搬到紐約,立志在hip hop界出人頭地,2002年參加美國電視台舉辦的freestyle hip hop比賽,連續七周奪冠,一舉成名推出唱片。數年後來港發展,自白「ABC係我係我」,進入主流娛樂圈——出唱片、拍《打擂台》、上《獎門人》、演小混混、成為「飛躍進步男演員」……這個過程,香港百姓和內地網民已十分清楚。撇除以上簡介,重新認識MC Jin的過程中,令我印象深刻的,反而是他的三點「曾經」,及其後轉變。

曾愛港普及文化 曾關心政治 曾批判

一,他曾經深愛香港普及文化。MC Jin雖然長年居於海外,自小卻喝TVB奶水長大,與大眾一樣,鍾情《新紮師兄》,奉周星馳為偶像,當年加入TVB某程度上是他夢想成真。就文化身分認同而言,MC Jin和你我或沒有兩樣。

二,他曾經關心政治。早在布殊當政時代,MC Jin不滿施政,曾作歌怒罵;其後奧巴馬參選,他又rap一曲《Open Letter to Obama》為其拉票,還獲選為助選歌之一。2010年聖誕,他與時任特首曾蔭權一同為政改「起錨」,結果被網民惡搞怒罵,事後他自稱「上了一課」,跟許多中過箭的藝人(如王菀之)一樣,自此噤聲,遠離政治,直言不太懂得饒舌與政治的關係。

三,他曾經以freestyle作批判工具。當年在美國比賽,MC Jin的成名絕技是星爺在《九品芝麻官》(又名「小學雞」式)的唇槍舌劍,你罵我華人矮得像米奇老鼠,我回敬個子小能搶你女友。聽起來很無聊,但那圈子的人樂在其中。近幾年人大了,身分變了(成了父親、基督徒),MC Jin開始反思當年的freestyle爛仔交,兩分過癮之餘,其實夾雜八分無謂。如今他認為hip hop不一定是批判工具,和陳奐仁上內地綜藝節目甚至明言,hiphop的真義在於「愛與和平」。

別誤會,MC Jin 或不是為中國而變;但以上三點,正說明他有資格在中國大發光芒﹕一方面其香港仔身分對大陸樂迷有親切感,另一方面他遠離政治的取態、對hip hop的定義,亦符合中國流行文化娛樂至上的大方向。

我為MC Jin高興,但同時期望他不要遺忘「曾經」。香港普及文化之所以曾經衝出本土,殺到海外,不單因為它帶來娛樂,更因為它有時發揚良心義氣。藝人之所以對社會重要,不單因為他們唱歌動聽,更因為背負一份責任。

freestyle 我是誰

所謂freestyle,不一定流於人身攻擊。追求和平與愛的過程,亦可涉及批判。細思「你有freestyle嗎」的真義,freestyle除了是一種技巧的賣弄、急才的比試,更可以是表明「我是誰」、「我關心什麼」的嘗試。

你可能會問,將這個重責由支聯會押到MC Jin身上,是否公平?別誤會,我沒有要求他戴上面具,吶喊平反六四。他只要記住自己首張唱片的一首歌Same cry,生於六月四日的MC Jin曾寫上這段歌詞﹕

It’s unfortunate when tragedy strikes

But the truth is, reality bites

June 4th, ’89, a day residents fear

Now known as the massacre at Tiananmen Square

The day I turned seven, they were mournin’ and grievin’

Thousands of innocents died for what they believed in

Armed with nothin’ but heart and a point to prove

Stood in front of tanks and refused to move

What would you do? Run or stand still?

如 MC仁所言,一個沒有freedom的國度,根本不可能有真正的 freestyle。唯願大家不忘根本,暗中落藥,打出一種香港式style。

文﹕阿果

編輯﹕曾祥泰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年7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