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爺is watching you

年輕人在荒謬的年代參與政治,就像以充滿熱血的雙手押下人生賭注:嬴得一次選舉,往往還有無數政治賭局要賭;輸的,或遭政權囚禁,或是僱主害怕你的政治身分,難以「從良」。本民前梁天琦遭選舉主任剝奪參選資格,他不諱言處境是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及「雙失」,前路全封,不知何去何從。

梁天琦今年二月新東補選成績不俗,預言九月立法會將會是建制、泛民及本土派「三足鼎立」。特府不許獨派進入議會, 用盡方法阻止他們入局。梁天琦的民望不低,有機會當選,在立法會受《基本法》七十七條保障宣揚「港獨」。從今日到投票日為止,若有疑似獨派人士有機會當選,特府可能以參選人違反《基本法》或其他手段剝奪其參選資格,防止第二個梁天琦入局。不知屆時會否再由選舉主任再做醜人。

梁天琦自言遭「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後現在「雙失」,大嘆從政夢碎,前路茫茫。不過「老大哥」胸襟不夠闊,他的手下還是日夜監視他、跟蹤他、挑釁他,希望你出手作出肢體衝突,因襲擊罪遭律政司「煮重米」,「剝奪做人權利終身」,殺雞儆猴,以示獨派得罪「老大哥」的後果。

由突然僭建確認書,到梁天琦簽署後仍「被認為」不符參選資格,再到被跟蹤及港鐵站的衝突,可見對付梁天琦行動及報復,劇本早已寫好、陷阱已經埋好。不過就算主謀是「阿爺」,但有謂鞭長莫及,出謀獻策的奴才是誰,大家心裏有數。

泛民一直是特府的反對派、眼中釘,梁特恨不得「vote them out」,不過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指泛民也是建制派。事實上,泛民雖然事事反對特府,但始終存在於議會體制內,今日本土派及獨派質疑《基本法》及提倡「港獨」,已成特府的「最大反對派」,中央容許他們生存的空間遠比泛民少。

從最近民調顯示,獨派人士當選機會甚微,即年輕人的聲音將難以帶入立法會。「新建制派」泛民雖然想年輕化,但年輕人選票不能靠劉慧卿的吊帶裙招徠。未來年輕人將繼續以網絡及街頭作為政治舞台。當然,「老大哥」及其手下可以編寫精采劇本給梁天琦,對其他獨派人士怎會不預先設下天羅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