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不住的資金外流 限不住的擔憂和牴觸

10月28日晚,國內有財經傳媒爆料:從10月29日凌晨零時起,中國銀聯將全面暫停以銀聯為支付渠道繳納香港保險保費。香港全部保險公司的保險產品,包括儲蓄壽險和重疾險等險種,保費不能再以銀聯刷卡方式繳納。

報道並指,由於國內Visa、MasterCard的清算通道受銀聯控制,而支付業務涉及到清算、結算業務,因此從29日起,國內Visa、MasterCard信用卡也很有可能不能用於香港保險保費的繳納。

針對上述報道,銀聯國際28日晚間回應稱,並未停止境外保險類商戶的銀聯卡支付服務,但按照監管政策要求,「境內發行的銀聯卡僅可進行個人旅遊、消費類支付,不得用於資本和金融項目交易」。也就是說,銀聯卡僅可用於與意外、疾病等旅遊消費相關的經常項目保險,卻不能購買具有資本項目投資性質的人壽險。另外據稱,保險屬於境外限制類商戶類別,持境內銀行卡購買相關保險產品,均有單筆5000美元限額。

近幾年,內地消費者赴港購買保險的熱度逐漸升溫,原先主要看重香港保險業在產品設計和服務方面的優勢;然而,隨着人民幣漸入貶值通道,以資產保值為目的的購買行為大幅增加。據香港保險業監理處8月31日公布數據,今年上半年,香港向內地訪客發出的保單,新造保單保費達301億港元,按年激增1.17倍,已接近去年全年316億港元的投保總額。

即便高層很清楚,匯率市場化、人民幣國際化是大勢所趨,可最終實際操作過程中,究竟按什麼節奏來推進,中央政府還是希望能夠一手掌控。當下,人民幣貶值再度出現小幅加速迹象,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不斷創出新高。此時此刻,中央最無法容忍的,便是國內資金外流,形成一種資本加速外逃的狀態,進而加劇擔憂。

可斷定必會加劇國人擔憂牴觸

其實資產向海外轉移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只是原先有能力繞開外管局監管,安排人民幣出境的非富即貴,不好管、不敢管,加上多是地下操作,沒必要大張旗鼓地去管,反倒自打嘴巴。惟如今中產找到了資金出境的途徑,而且還是光明正大,再不管便說不過去了。好在內地老百姓常用的還是銀聯通道,當局至少可以讓銀聯出面設置一道難關。

然而,這對於限制內地客赴港買保險會有多大影響,筆者無法測算,也不認為它能提振國人對人民幣的信心,更不會相信這將有助於穩定匯率、維持流動性。相反,筆者可以斷定,這一定會加劇國人的擔憂和牴觸:肯定是貶值壓力大,政府害怕資金外流,不讓我們出境刷卡;都要貶值了,還限制分散投資,豈不是盼着老百姓資產縮水麼?難道,這就是當局想要的結果嗎?

作者是內地資深傳媒人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