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波:為什麼我認為 政改方案最終會獲得通過?

佔中事件發生後,大部分人對政改的前景感到悲觀。然而,我卻相信,政改方案最終會獲得通過,因為有愈來愈多的利好因素令我對政改感到樂觀。

自從人大常委會8月31日定下政改框架後,政改就受到反對派猛烈攻擊,之後更出現佔中事件,現已喚起全體市民高度關注政制的發展,這未嘗不是好事,激情過後,正適合我們客觀地、全面地去看清問題的真象。的而且確,有關提名的方式未能一步登天,成為今次政改的爭議點,有些人不明白中央有何顧慮,更擔心日後政制不能繼續向前走,其實正反映出部分人不了解一國之下的國情。中國近代飽受外侮、內亂及天災之苦,國家不想13億人民再受折騰,因此改革從來不會妄想一步登天,而是採取「摸着石頭過河」的思維,逐步逐步行,行錯了就立即修正,國內經濟改革亦是靠此策略走出來。我們明白國內這種思維,就會理解中央為何定下這樣的框架,而本港政改只是發展的其中一步,只要成功落實,我堅信這一步並非終點。

 堅信這一步並非終點

目前,香港估計有數十萬市民因種種原因,對中國及中國共產黨感到抗拒,甚至反感,這種情况難以改變。然而,其餘仍有數百萬香港人,他們雖然對內地貪污、自由及污染等問題而感到憂心,但都比較容易明白中央管治國家有多困難,單單要發展能養得起13億人口的經濟,已經絕不容易,所以不容發生任何亂子,而大部分港人都明白,中國若有內亂,香港亦必墮入深淵。事實上,佔中事件初期社會意見分歧,但發展到後期引起不少混亂,市民就一面倒希望事件盡快結束,足以反映香港市民理性務實。所以,我認為,若政府能夠有效點出關鍵之利弊,大多數市民是「識得諗」,正如上述所指,佔領行動喚起全民的關注是一件好事。政改比原地踏步有明顯好處,假如我們能將道理講得清清楚楚,要贏得市民的支持並非奢望。

本港的政改將會是一國之下首先落實的全面普選,對中央其實有重大意義,甚至可能視香港為試驗田,因為在中國各省市中,香港是最合適的地方去試行普選制度。這樣就可以解釋到為何中央高度重視這次政改,希望香港落實政改。本港一直都是國內改革的參考對象,經濟改革如此,政治改革亦大有可能,所以我們思考香港的政改時,目光應該放得更遠更廣闊,我們如果成功,就可能帶動整個中國的選舉改革,因此看香港的政改,不能單看香港的影響,必須兼顧對中國的影響。香港政改成功,對中國的選舉改革肯定有正面影響。

目前定下的政改框架,並非如反對派所說的不堪,雖然提名方式不是一步登天,但卻是首次市民一人一票選特首,市民手中有票,無論何人做特首,都必然要先聽民意,做得不好的特首,市民可以在下次選舉另選賢明。現在反對派認為,由於提名權未如理想,所以連一人一票的普選權都不肯要,這種講法就好像說,如果沒有全餐,寧願完全「唔食」,就算10年內「無得食都唔理」,這種論調實在不符合大部分香港人的利益。事實上,在今時今日的開放社會中,政制或任何發展均無可能走回頭路,一人一票如果「行咗先」,亦無可能走回頭路,可謂已立於不敗之地,隨後再爭取優化亦順理成章。提名權固然重要,但一人一票才是普選最根本的元素。

除了以上的有利條件外,使我對政改感到樂觀,還有民意的走向。近期的民意調查發現,愈來愈多市民傾向同意「袋住先」。雖然,反對派現時仍然堅持即使有大量市民支持亦不會接受,但如果當反對派自己做的民調都顯示有六至七成市民同意「袋住先」,一定會對他們構成重大壓力。反對派口中強硬但心中比任何人都明白,如果與主流民意對着幹,只會顯示出反對派骨子裏漠視民意及霸道的作風,後果不堪設想,甚至可能成為反對派覆亡的轉捩點,尤其是佔中事件已經令反對派進退失據。

 反對派或只欠一個下台階

同時,反對派背後的勢力亦必然會知道,不同階段有不同策略,議價階段可以用強硬手法,但去到最後投票階段時,只能選擇接受或不接受,在政治現實下,當大部分選民都支持政改建議,否決政改一定帶來沉重代價。而且,佔中一役令他們認識到,目前的困境其實對任何人都不利,反對派更加走入了死胡同,實際只有少數激進派得益。再深入去想,反對派對支持他們的市民有一定影響力,如果善用他們能影響的選票,在普選階段極有可能左右到選舉結果,在3名特首候選人當中,他們支持誰誰就勝算大增,有機會成為「造王者」,結果特首都要賣他們的帳,反對派的政治能量一定會大幅上升。除非反對派背後的勢力認為,拖慢香港的政改對他們最有利,否則在最後階段會說服反對派接受。最後,實際可能只欠一個下台階,如何讓他們「華麗轉身」。

同時,反對派亦要思考一個重要問題,如果今次否決政改方案,有消息指未來10年政制都不會改變,屆時已到2027年,距離2047年,即50年不變的期限,實際只剩下20年,早前基本法委員會中方委員饒戈平指出,如果50年期限屆滿,兩制差異仍在,兩制會延長下去。但到底是否會延長下去,有無新的附加「辣招」,甚至有新的構思,相信會有一番討論。國際投資者會希望能及早有定案,以免影響投資市場的穩定性,當年前途談判要在回歸10多年前開始,就是要令投資者及市民安心,目前即使沒有主權爭議,但關係到香港的前景,有關的問題亦有必要及早研究及定案。如果屆時才推動本港的普選制度,將無可避免與香港將來體制一併討論,到時充滿極大的變數,香港更無議價能力。反之,如果香港能及早落實一人一票的制度,將來討論是否延續一國兩制時,對本港更為有利,而且中央見到本港成功落實普選,可能更有信心延續本港的高度自治。所以,如果政改遭到否決,對本港長遠發展極為不利。

亦有人擔心,反對派人選如果未能出閘,選舉將會無選擇。我想將近年「傳媒估領袖」的熱門人選跟大家數一數,包括有:林鄭月娥、葉劉淑儀、黃仁龍、梁錦松、馬時亨、陳智思、陳德霖、曾俊華、曾鈺成、林煥光及現任特首梁振英等等,他們都並非反對派人士,這些人士除了熟悉本港政治外,還具備反對派缺乏的管治及行政經驗,及處理金融財經問題的能力。其實,政改最終如何,候選人大致離不開上述的人選,因為有能力做特首的人絕對不是一時三刻就能培養出來。所以,就算有反對派認為自己未能出閘,香港仍然有大量適合人選,怎可以說港人無選擇!

最後,我必須強調,我對政改感到樂觀,是建基於理性及良好的意願,相信大家都希望香港政制、甚至中國的政治制度能夠向前邁進。然而,不能排除有人要堅持鬧意氣,或認為政制原地踏步,令香港陷入困境,對他們最有利,我不希望出現這樣的情况,但恐怕絕非大家所能控制了。

作者是立法會議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