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基本法》只是一紙空文

在高鐵一地兩檢問題上,有什麼比起跨境執法、違反《基本法》可怕呢?便是特區政府坦白地告訴你,《基本法》其實只是一紙空文。

經歷過銅鑼灣書店事件,港人對於「跨境執法」一詞,不再感到陌生。然而,當李波事後竟聲稱「用自己方式返回內地」的時候,高鐵有或沒有一地兩檢,又攔得住什麼呢?愚見也傾向相信,興建高鐵和落實一地兩檢,可不是為了所謂「跨境執法」,而是大陸當日提出的「四橫四縱」經濟發展策略,現在則進一步演化成「一帶一路」的發展大計。要港人「用自己方式返回內地」,方法多的是。

至於違反《基本法》第18條和第22條,港府已親身教曉大家,這部《基本法》存在着多個「走盞位」。今次的一課,便是教曉大家《基本法》第20條可以怎樣用。港府他日推出什麼政策違憲?不用怕,引用《基本法》第20條,尋找人大常委頒發一個特許決定,人大決定又有凌駕性,香港法院的司法管轄權只限於特區內,管不到人大常委。

況且,《基本法》第18 條本身也有「走盞位」的:「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即是列於〈附件三〉內便可實施,而第18 (3) 條又列明:人大常委可「對列於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減」,這種增減不屬修改《基本法》,不須根據《基本法》第159 條的啟動修法程序。

有人或許會說,第18 (3)條有規定:任何列入〈附件三〉的全國性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不屬香港自治範圍的法律。問題又回來了,假定人大常委自己違憲,香港法院能管人大常委,宣佈人大常委新增入〈附件三〉的法律,違反了《基本法》第18(3) 條不?事實是,香港法院可以判港府違憲,卻判不到北京違憲。即使假定香港法院管得了人大常委,大家不要忘記,《基本法》第159 條賦予了全國人大《基本法》修改權。

至於《基本法》第22(1)條本身,也有個另一個「走盞位」:「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這個「自行管理」若是解作「自治範圍內」的事務,而大陸又透過人大釋法,將「保障國家安全」劃入「國防」事務的話,大陸國安便可在港「跨境執法」而不違憲了。

顯然,《基本法》存在大量的「走盞位」和灰色地帶,而解釋權乃至修改權,又在北京手上。香港的所謂「高度自治」能有多少自治權,純粹看北大人高不高興。北大人要是不高興,香港便什麼都沒有。有人或者會問,這樣還算「一國兩制」嘛?「一國兩制」還是會有的,只是香港的未來,將有可能淪為一個毫無自治權的資本主義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