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幹尛的「粵語正字」

陳凱文:幹尛的「粵語正字」

作為漢字考據愛好者,鄙生常看談論漢字的文章。日前,《輔仁媒體》刊登了一篇《正字正確,睇得明咩?》的文章,作者小小表示自己很難用粵語「粵語正字」行文,因為她相信沒甚麼人看得明白,所以她還是決定用回港人慣用的「俗字」。以粵語行文用大家慣用替代字,這是鄙生贊成的主張,問題是我們何解硬要將本字稱作「正字」呢?

何需強調本字為「正字」?

其實漢字經過幾千年的演變,我們日常所用的傳承字,不少已跟該字本來的寫法不同,並非本字。有些字經歷過譌變後,字形部首已經大變,如「食」字﹔有些字則改用了簡體字,如「法」字﹔有些字則用了通假字替代,如「爾」字。既然我們日常所用的字,都不需用本字,我們何需強調某些粵語的本字是「正字」﹖如果粵語行文時需要用回本字,是否所有字都要寫成本字﹖例如「方法」,我們要寫成「方灋」乎?

至於我們現時所用的粵語替代字,由於香港不少平面媒體都會用到粵語行文,已經家傳戶曉﹑約定俗成。這些替代字,多以同音通假及形聲方法造字,字義完整又易於辨認,為何要刻意用回本字呢﹖為何又要將已經廣為流傳的字,矮化成「俗字」?

那些真的是「正字」嘛?

更重要的是,現在坊間聲稱某些字是「粵語正字」,有多少是真正的本字﹖以文中提到港人習慣將刁鑽稱作【liu1lang1】,正字是「尛 」,便是經不起學理的推敲。

先說「尛」字,此乃「麼」字的其中一個寫法,最早見於《龍鑫手鑒》(文首圖),《康熙字典》則引述《字彙補》的說法,指「尛」是「麼」的古寫。論其發音,根據《四聲篇海》的記載,是「莫可切」,跟「麼」字發音一樣,除此外並無其他發音的記載。請問一個發音是【mo1】的明母字,為何可以無故變成來母字的【liu1】﹖這說得通嘛?

再說「 」字,根據《字彙補》的說法,是「音義與小同」,即是它其實便是「小」的其中一個寫法,發音也跟「小」一樣,私兆切,聲母是心母【s】。一個本來發音是【siu2】的心母字,又怎可能忽然間變讀成【lung1】?

陳凱文:幹尛的「粵語正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