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文:「鳩嗚」帶乜

在佔領的六十多天裏,這個本來的「鳩嗚」天堂騷動不斷——10月初,先有反佔中者圍旺角,然後是警民之間的衝突,然後障礙物被清除後再爆衝突,警民打游擊……游擊,原來已不是第一次發生。經過多次「訓練」,抗爭者的戰略和裝備,是否愈來愈「堅」?

【1. 有什麼防禦裝備?】

【2. 如何執生?底線是?】

?

?

?

陳嘉文:「鳩嗚」帶乜

李先生(男)

25-11-2014 , 11pm-4am 山東街

26-11-2014 , 10pm-3am 西洋菜南街

1. 眼罩,單車頭盔,一向如此

2. 由於沒大台,都是見步行步,看看哪裏需要群眾,就去哪裏支援,自己不敢行第一行,最多走到第2、3排,其實最糟是伸手擋也可當成襲警,盡可能上前又不被拘捕,保住自已就可多一個人抗爭。

?

陳嘉文:「鳩嗚」帶乜

劉小姐(女)

前晚(11月25日)至昨晚都在

1. 我通常都不帶任何裝備,只有眼罩

2. 自己不出手打人是我的底線。若受警察襲擊,任何形式,都不退。與兩個月前不同。兩個月前是出子彈退,現在是出子彈都是退一陣,短時間之後再出來。

?

陳嘉文:「鳩嗚」帶乜

沈偉男(男)

2014年11月26日(星期三)晚上八至十一時,旺角西洋菜南街

1. 之前會隨身攜帶口罩和眼罩,但今次什麼都沒有,反正警察已失控,隨時用警棍追打群眾,催淚噴劑也是用紙巾清理為主,頭盔又不方便,所以不如輕裝上陣,只帶手機、可攜充電器和後備眼鏡等必備品。

2. 旺角人多路窄,在驅散時有可能走避不及。為安全着想,如果太多人塞在同一個位,通常會自行走位,同時留意有什麼離開的「活口」。沒想過底線,被捕不會反抗,但不會與警察硬碰。

?

陳嘉文:「鳩嗚」帶乜

文恩(女)

分別在清彌敦道十字路口及警方協助執行禁制令後,放工到旺角聲援。沒有固定的位置,通常站在較多人的地方。

1. 之前很有意識地帶了口罩、眼罩及雨褸,但這兩晚只有口罩(其實係之前帶左唔記得拎返出嚟)

2. 站在人多的地方,我會提高警覺,多觀察周圍環境。一遇到警民衝突時,確保自己位置安全便立即拿起手機拍照或拍片。底線就是不要父母擔心,不入醫院及警署,故此見警方舉紅旗就行遠少少,在外圍聲援。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